殷曰归

再会。

醉中江湖 十五





第十五章




石门大开时,整个石室宛若被人放进了一个太阳,十分亮堂。所以在片刻的闭目适应后,两人都清楚地见到了那个正站在门口的人。而这个人骚弄头发,很是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用一种将话含在腮帮子的姿态怯怯地说,“实在不好意思,我打理这里的时候绊了一跤,手也不知触了什么,打扰帮主和这位……”他说到这里哽住了,抬头瞟了一眼龙且,然后蹦出“客人”二字便羞涩地笑了,像在和缓这一局面。



龙且认出这人是那日引他们进入石府,也是带他们会面王珍的小厮。这时见他目光心中突地升起警惕。小厮的目光是一种怯懦的“看”,并且他视线收的很快,可是这样看起来很应该放心的“看”却让龙且感觉很不自在。适时听见石孟谣悠悠开口,“有劳你辛苦一趟打理这里,我不该怪罪你。”



“帮主这话说的……我该叩谢帮主大恩。”说罢,那小厮已作势弓身要跪下。而石孟谣依旧老神在在的样子,她闻言道,“你不用多礼了,我只说不该怪罪。”刹时,桌上的两个茶杯已不见踪影,石孟谣甩袖,整个人像弹出去一般飞扑那小厮。



那小厮依旧弓着身,面对那两只捉不住影的茶杯气定神闲,他低着头,好像沉浸在那羞怯中。但在茶杯要触及他时,他忽然展身,如一只张大双翼的巨禽,目光如炬,简直就是烈日下诡异的星芒。



“噗噗”二声响起。这一场战斗已然结束。一切发生的太快,快到石孟谣甩袖时掀起的风让烛焰摇晃摆动还尚未停止。那小厮刚咧开嘴要翘起一个弧度时浑身又泄气般瘪了下去。



“我想你需要解释一下。”清冷的声音在石室里荡开。龙且右手食指与中指并拢抵在那小厮咽喉,那小厮成爪的双手僵在半空。石孟谣本挺直的身子因这话语响起而略微弯缩,她嘴角噙着笑意,可珠汗却顺着面颊划入衣裳内——刚刚那两个茶杯嵌入她的体内。



“我需要解释什么?说说我是如何左脚绊右脚摔进这间屋子的吗?”那小厮嘿嘿笑着,突然又卡了口水在喉咙般住了嘴。



龙且从腕上翻转出一碎瓷片,抵在那小厮咽喉,“你是不是该说点实话了。”少年话语里夹杂着一点狡黠的笑意。这会连同那缩着身的石孟谣也笑了起来。她双指聚力迅速夹出那两只茶杯,然后比以往的爽朗大笑含蓄了一点地笑出声,末了捂着嘴咳嗽,“看来你是个不辜负自己左脚绊右脚的人。”



“哈……你们觉得我会在意自己的生死吗?”那小厮将那未完成的笑容继下去,他咧开嘴,露出血红的牙龈,然后瞬时偏头压上那碎瓷片,颈子一转,闭目。



“阎王请你等一等。”身旁的少年凉凉开口,眸里是锥骨的寒,以至于那小厮睁眼对上时抖了抖身子。他的颈子转了个空,少年顺他偏头之势稍稍收了手,所以他只将自己的脖子划出道血痕。



“我不想浪费时间。你是谁的人,所为何事,通通报上。”石孟谣走到石桌边坐下。



“我是帮主的人,一切都只是不想让帮主走入歧途。”小厮脸上凝着笑容,将笑不笑,让人看着糟心。



石孟谣闻言却不看他,手里捏着刚取出的茶杯,鲜红自掌心顺五指滴下。“石环,你从我创帮伊始就跟着我,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你这么会说话。”她语气极淡,语罢才转过头看他一眼,那是极锐利的眼神。在瞬间龙且感觉到身边的人颤了一下,那感觉顺着碎瓷片传到自己手心。



“这是奖赏。”再看石孟谣,方才沾着血的茶杯早已不在她掌中。



龙且双眉颦蹙,一时间石室内陷入静谧的氛围,只有经过压抑后微微的喘息声响起。“你还是说点有用的话好,在这里废口舌,不觉得很无趣吗?”龙且收起碎瓷片,手指极快地在石环身上飞跃几下,然后退开一步仍站在他身旁。



石环总算敛了笑容,几声粗重的喘息坠在地上,适才龙且虽使他不得动身但也止了血,他也能放心地将压在喉头的苦楚泻出,一“公子这样的好人,是要吃亏的。”未待龙且说些什么,他又接道,“我的主子只有石帮主一个,可我的主子毕竟还有主子。我也是经授意才敢打理这里。”



“那个人是谁!”石孟谣厉声问到。



“叨唠叨唠,有意扫石帮主的兴实在抱歉抱歉。”不久前听见的阴柔男声自石环背后传来,一群身着黑色劲装的蒙面人涌进石厅排列站定,这时才看见那阴柔声音的主人——一个脸庞白净却满是胡茬,破落书生模样却很是自傲的男人。



那男人笑脸盈盈,他一笑就让人感觉酸腐气息喷在脸上,待那气息散尽才看到一张非要把不屑挂在面前的笑脸。“我有一位贵客要介绍,但是贵客总要有珍物相迎,不过我们这里暂时没有,那只好……”他话未说完,石环便直挺倒下,背上是一把精致的小剑。



“姓徐的你怎么敢!”石孟谣拍案而起,瞪大双眼怒视眼前人。



那男子似乎没有听见这一声怒吼,自顾自说道,“血相迎。”他说完哈哈一笑,朝龙且扬扬下巴,然后踱到不远处。恰是一个人踉跄几步从石阶上狼狈跌下,好不容易稳住身形抬头对上龙且错愕的双眼,十分温和自在地说了声,“嗨。”接着看向石孟谣,“石帮主好。”



项少羽早已做好了打一场不易的战斗的准备,可就在他压下心中一切情绪要好好应对时,四周的危机感渐渐褪下,黑暗中走出了一个身影。



待那个身影临近少羽只有三步之远时,如狼似虎般凶恶的目光又在暮色中闪现,沉闷的危机感自周身压向少羽。



“不知你愿不愿意来做客?”一个书生样的落魄男子悠哉游哉地开口。



少羽脸上全然是正色,男子开口后变脸般跳脱出一个眉
眼弯弯的笑脸,“请带路。”只有他自己知道那副正色藏在心中,随着擂鼓般的心跳愈来愈沉。



“你,”



“我。”龙且才刚开口,少羽立刻接道,又朝着龙且方向走了几步。那一干黑色劲装的蒙面人见少羽动作即刻拔剑,但剑未出鞘就看那书生模样的男子挥手示意便又纷纷收势。“我是不是说过不愿见你蹙眉。”少羽右手握拳伸出食指,点了点自己的眉头,接着便十分俏皮地眨眨眼。



龙且直庆幸身处石室,即使明亮灯火也照不清他透红的脸颊。耳根子发热,心中暗道怎么才过了不久倒换自己不好意思起来。心里想法愣是被他藏下,面上也朝少羽眨眼,“前时瞧你不在才赶着蹙眉,你来了便不好再做了。”末了向对方投以微笑,他此刻心情轻松不少,皆因少羽所得。



“那你二位是不是要谢谢在下了。”那男子不甘落后一般争先开口,倒让要说话的少羽徒张了嘴。方才见龙且朝他笑,早八百年藏下的压抑心情不知道被自个扔出去多少,那擂鼓般的心跳总算体谅人地稍稍缓一些。少羽合上嘴,心中想,你个急投胎的嘴非要插话。然后和善地向那男子望去。



“徐号存,你是不是该交代些什么。”石孟谣自石室内像石厅走去,正对男子。



“咦?我不是同石帮主交代过让你在柳门歇着吗?哦……对了,我好像是要重新交代的。毕竟这几个小子在桐渝做些小动作,让咱不好继续做事。这样吧,石帮主随我走一趟。至于是要让我领路去见先生,还是送路到阎王殿,就得石帮主自己拿定主意。”徐号存摊开右手做出“请”势。



“什么时候连我的事都轮到由你来做主?”石孟谣冷笑,“你可真把自己当成个人。”



“劳驾,我可不想和你吵嘴。我把话说清楚,我是因为咱俩亲近才把机会给你,让你选。你看,你和这两个小子可是不能一起的。总要有一方让我好意送行去见见大名鼎鼎的阎王爷。”徐号存很是客气地说,他眼白很多,看人总是很和善,虽然面色很厉,平和开口时总有一种事不关己的无辜。



“这算怎么回事?我是被你请来做客的,怎么连生死都由不得自己了。”少羽表情满是惊异,不可置信地看着徐号存。



徐号存很是难办的左章右拳相砸,狠狠叹了口气,过会无奈地对着石孟谣说,“石帮主你瞧瞧,这可出了岔子。”



石孟谣仍是冷笑,不理会他。倒是少羽开口,“其实我的要求也不高。”



“你想让我放了另外一个。”



“你很爱插嘴?”少羽语气一冷,倏忽又转言道,“我只是想做个明白鬼。”



“你不妨说说最近的这些事。”龙且接着少羽的话道。此刻便以表明他二人相同的立场。



徐号存很是吃惊,“我还以为你们都知道了。”他见没人搭话,不得趣只好道,“我们先生有点困难,凭他平日对我们的照顾我们也得报答他,为他解忧。这桐渝地杰人灵,我们来这要几个女孩子,请她们帮忙帮忙也不过分吧?”



“倒是第一次听着帮忙要连命都帮去的。”龙且道。



“早登极乐,有何不好?”


“那你要试试吗?”



“什么?”就在男子答话时,少羽已然出手。他那时虽是朝龙且方向靠近,却也是为了离那男子更近一步。龙且说话时,他已暗自聚力,徐号存再开口便扭身制住他。适时,所有蒙面人拔剑而向。



“哈哈……哈哈……”男子被少羽制住咽喉,笑得颇为艰辛,“好好好。石帮主,看来他们已经帮你选了。”


“少羽!”男子右肘劲力向少羽扫去,少羽移身一避,便也无暇顾及,正要返神对付男子,听见龙且喊声,连忙一脚踹开男子,跃身几步。这才看到徐号存左手做爪势手中抓着一片衣料,再看自己左胸前衣物已破烂。



登时四周蒙面人奋起,二人只好硬拼。



少羽在街上未与这些蒙面人交手时就已经知晓这些人并非小角色,如今看来,怕都是些武林好手,却不知为何替这些卑鄙之徒卖命。身上添了不少伤势,现在情形不容乐观……交手中瞥见龙且应对也显见吃力……



堪堪在分神之际,一把剑自腰身擦过。糟糕!项少羽心中连道。这时少羽见眼前闪进一片黑影。“角落石柱旁有一个机关,你设法按下那块巨石,那里会有暗穴通往桐渝城外的湖。我掩住你,你带龙且去。”石孟谣拦在少羽身前,用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快语。



“那你怎么办?”



“机关一启,玉石俱焚。”



“好!”少羽不再多言,转身向龙且处掠去。



龙且见少羽朝自己这边来,立即引开大部分攻势。“帮我。”少羽一手揽他腰身使两人疾退,一手已按上那块巨石。



龙且在他全力应付巨石时抵挡攻势,不足一弹指,整个石室就发出轰隆巨响,所有人都能感受脚下猛烈摇晃震动。



本欲加紧攻势的蒙面人也因这巨变的石室身形不稳。巨响中似有人正骂骂咧咧地嘶吼。龙且努力使自己稳下脚步,突然又被人拽住,迅速出手反击就听见耳边一声闷哼,那人轻语,“是我。”放下戒备让那人拉住自己手腕。那人再是一个用力,纵身与他坠下。








评论(8)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