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曰归

抱歉,食言了。江湖再见,有缘即可相遇。

醉中江湖 十六





第十六章




项少羽是被清晨的鸡鸣啼醒的。掀了掀眼皮除了一片混沌什么都瞧不见,头又昏昏沉沉,索性闭目去找周公。



不晓得哪里的鸡凭着一股劲愣是连着打鸣,项少羽皱眉睁眼。这下别说找周公了,闭眼都嫌累。既然醒了索性起身,刚坐起正要缓缓自个头重脚轻的身感,一阵风扑过来吹得他起鸡皮疙瘩。下意识缩缩身子,这风吹来身子再这么一缩让项少羽惊愕地认识到一个问题。



“我衣服呢!”项少羽立马清醒起来。暗自纳闷,我这是被劫财了还是被劫色了?左右扫视两下起身,末了“哎哟”一声,这时才记得自己身上还有伤。低下头去看,那伤处被包扎稳妥,猛然哆嗦一下,慌张地向四周探去。



眼前是一片澄澈大湖,右边稍远地方的湖身变得有些细窄,一座拱形石桥得以横亘于其上,而自己的衣服就搭在左手边近处临时搭起的木架上,一旁还有已灭的火堆,只剩烧黑的枝干。项少羽看了很久,眼前的景物足以让他在这些时间里仔细打量个三四遍,他懵懵然抚上腰侧伤处。凉的。



项少羽整个人像被抽出了七魂六魄一样立在畔前。风吹久了,连同魂魄也会被吹进躯壳,项少羽也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但在某刹后自己开始收魂,僵着身体就向搭在木架上的衣服走去,打算拾捣拾捣离开。刚伸了手要去取,突然从不远处窜出个黑影,然后“啪”的一下打了他的手背。



“还没干呢。你伤口未好,这会要因穿湿衣服惹上风寒,就怕我得背你回去。醒了就好好歇着,我就走了一会……”项少羽惊诧地看着来人,那人打了自己手背后仍一脸愠色地瞪着自己,他却毫无难堪之态,也不介意,反倒一把将来人拥入自己怀里,面庞渐渐涌上那人看不见的欣喜。



龙且被他莫名的动作弄得一头雾水,下意识要推开他又想起他身上带伤,只好将双手垂在身侧。正不知所措,那人倒自个松开,向后几步拉开距离,很是正色地看着自己。



龙且轻咳一声,“你坐下吧,我看看你的伤。”



项少羽席地而坐,挺直腰身。从皮肤上传来龙且手指在自己身上翩跹的触感——很冷。龙且低头查看项少羽的伤势,伤口很细却很深,查看清楚后又赶紧包扎好,抬头时正巧对上项少羽双眼。“你的伤……”



“养几天就会好,没什么要紧的。你是不是一直没歇下?”项少羽看着他一脸倦容,浑身栉风沐雨的模样,况且两人一起从水中逃出,自己的衣服尚未干透……



“两个人里总要有一个来照料。”龙且淡淡道。他右手撑地便要起身,甫一起来就被人拽住了手腕,那人也顺势起身。



“我来,我已经好许多了。”



龙且抿抿嘴,一言不发,任他拽着手腕注视自己。“项少羽……”迎上那人询问目光,“天处亮时我寻了附近的散户送消息进城,想必他们收到消息之后就会有所行动,但仍不是该松懈的时候。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抓到活口来判定这件事,如果那里什么都不剩的话,只有我们俩的一家之言实在难以服众。更何况那些被掳走的女子除了王珍一个都不剩……”



“这么多天,其实我们什么也没做。我连那些女子的名字都不知道,何守仁那磨一磨是能答应安抚那些女子的家人,但又如何着手?人命原是这样不值么……”觉着拽住自己手腕的手已然松开。



“人命本就不值。自古便是。”项少羽显得有些漠然,他走到木架旁抓起衣服就往身上套。脚下随意踢几下烧黑的枝干,确认没有半点火星后才领头而去,“既然这样,先去一趟柳门好了。”人已前行离开。



龙且看着他的背影,紧抿双唇。静默良久,人影已近模糊,便也向柳门方向走去。



柳门镇依旧很热闹,仍是井井有条面貌。小贩的叫卖声响而热切。市井繁华听得人心悲凉。



石府早已经是一堆废墟了,龙且到时项少羽正站在废墟前凝视。而所没意料到的是官府竟已在场。刘锲乔本围在项少羽身边喋喋不休,见他不理自己便一个劲打转,无意瞥见龙且,脸上顿时现出笑容,急忙忙走去。



“你怎么样?看你无恙我就放心了。这几天可把我愁坏了,好不容易听着一点消息,领着人就赶过来,恨不得身上有他七八条腿。”刘锲乔提着一颗心说话,“我们清理过了,但是这里什么都没有。这事估摸可以定下来,你们那时带回来的那个女子我猜十有八九知道些什么,她愿意说是很好,不愿意说也没关系。何守仁也会下点心思,毕竟现在任他怎么说也不会有人找上门。”



“既然什么都不剩,也没必要继续待在这。”眼前的境况没有留下任何事情发生过的痕迹。宛如兜了个圈子只沿途丢下几件事物。这事物于有些人来说轻飘如羽,于有些人来说恰似山压心头,满腔沉闷顾不上喘口气。



刘锲乔回头招呼了人准备回城,“你和我一起走吗?”彼时项少羽像极了他身前废墟中的巨石。



“不了。”



“哎……我……罢了,你早些回城。”刘锲乔看了他好一会,领着人回去。



看这样子,石室机关启动便是玉石俱焚的结果。可既然如此,为何会什么都不留。难不成还有别的逃路。



“那时顾着走,没留意其他情况。说起来,机关启动时只听见巨响。”项少羽看向龙且,“我猜的。”



“这样想不无道理。说起来我和石孟谣在石室时,一个小厮撞上来与他动手。那小厮显然是知道石室内的机关,若是真心改家卖命,告知机关要害也无不可。”



“那么就有两个问题了。”项少羽走向龙且,“这里有位善解人意的姑娘,看来我需要去探望她。”



项少羽说完便要走,几步后听不见其他声音,定住身体恶狠狠地叹了口气,又往回走去。可到了龙且身前却单看着他,什么也不说。



龙且瞧他这样,伸手轻捏了捏他肩头,“不用麻烦一趟去探望了。或许我们都需要回城。”



项少羽攥住那只手,不待他抽回便紧紧握在手里,“是我不对,总要你顾及。”



“我只是觉得照目前来说,回城也不失为一种办法。项少羽……你这样,会让我觉得自己很任性。”



项少羽松开手,微微一笑,“那我们先回城好了。”语罢阔步走去。



龙且觉得没由来的沉闷,总感觉哪里不对劲。话已经说了,却没有一点轻松,反倒越发难受。



项少羽回到崔家客栈时,天明和月儿已经将行李收拾得差不多了。刘锲乔不知道着了什么魔,脚下生风,非要把事情串成一串,一口吃下。前脚刚带着一伙衙役无功而返,顺带同何守仁交代事情,后脚直奔崔家客栈,拉了天明月儿去找王珍。一顿连珠炮下来,王珍眼带泪珠,抽噎着把事情断断续续说完了。



“所以之前王珍是受了威胁,害怕那些人对我们图谋不轨。就听他们的话对我们绝口不提?”项少羽问到。



天明揉了揉包袱,“对啊。月儿陪着她那么久,还不如那个姓刘的过来一趟。”



“人家那是担心你们。刘锲乔过来说明事情,好让她安心,她才可以毫无顾忌地说出来。”项少羽语重心长道。



“我知道。只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强大,没让她对我们放心,反倒要担心。”天明本无精打采地折腾收拾好的行李,项少羽看了难免对里头的东西生起怜悯之心。这会他又来了精神,笑起来,“哎,你怎样?我怎么没看见龙且?”



项少羽一怔,“我们两个不同路。”



“噢,这样啊。”天明睨眼看他,“我说,有什么事跟大哥说说,大哥给你帮帮忙哈。”



“我?我能有什么事。我好着呢。”



“唉……小弟你这样真的很让大哥担心啊。你看看你满脸写着‘我有心事,快来找我’,傻子都能看出来。”天明说完叹了口气,看着少羽的眼神似一位无可奈何的老父亲。



“行行行,我承认你是傻子。”天明总算舍得停下动作不去折腾行李,扑过去和少羽扭成一团。



月儿扶着王珍从楼上下来时一眼瞧见这景象,和王珍两个人捂着嘴笑得开怀。末了走到他俩身边,温言道,“你们呀可别闹了,收拾收拾,准备回墨恭。”



天明一听见月儿的话,麻溜脱身提起桌上的行李,不忘对月儿笑笑。



“我就不和你们一起回去了。”项少羽摸着头,讷讷道。



“为什么?”这回是天明和月儿一齐开口。



“我想自己走走,也好看看其他地方。”他说完又赶忙接上,“你们别担心,我自己知道分寸的。还要拜托你们回去,帮我说话。”



月儿看着少羽,从包裹里取出东西交与他,“这是那天我们出来时,班大师和蓉姐姐给我们的。我和天明,王珍姐姐是用不上了,你拿着,万一有危难情况还能用到。”



项少羽看着手里的信号弹、药瓶,耳旁响起天明叠声的
附和,抬头看着三人,扬起一笑,“谢谢。”



同崔举送三人上路后,项少羽站在门口良久。



“怎么不和他们一起?”听声音知是崔举,项少羽没有回头,仍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



“想自己四处走走。我不像他们,对太多事有负担。既然没有牵挂,又来了一遭,不如游行四方。”



“没有牵挂?你小子这谎说的不够好。”崔举闻言笑出声,随后很是悠然道,“怕是走了就不再回来了,不去和龙家的小子告别吗?”



项少羽垂眸,“我大概不能见他。”



“为何?”



“这……”



崔举见他开口却接不下话,朗声一笑,“你看看,你自个也说不出缘由来,那还有什么不能见的?还小呢,可别想太多,倒把自己给想老了。好好的活气,咱这种半身入土的人羡慕还来不及。心里头想什么,就去做。做不了也别口是心非,说出来也是作数的。”



崔举见他低头不言,十分担心这孩子,刚要伸手拍拍肩安慰他,手还没碰到人就见他一溜烟跑了。顿时摇摇头,却又平生出一股笑意。



等到了龙府跟前时,项少羽这才急停脚步,正正好对着大门口。不久前随着疾驰而扔掉的思绪收网般拉回脑子,连同正在平复的气息一起来回拉锯着。



我是不是有些冲动了?刚才就不应该把崔叔的话听进去。项少羽心里虽那么想,可当自己站在龙府前时,比懊悔更多的是激动。



项少羽秉承一不做二不休的心态上前有礼地叩门,待小厮徐徐开门后道,“我有事找你们家少爷。”透过小厮看见丁点门里头的光景,又补到,“急事。请替我通报一声,就说是项少羽来找他,和他说几句话就走。”



小厮应声向里头走去。心里头莫名有些惶惶,盯着大门好些时候最后绕圈打转。不知道转到第几个圈时听见自远而近的脚步声,欣喜抬头,“怎么……样。”那个‘样’字生生吞进嘴里。



来的是龙且。



龙且脸上很是淡然,但那心情似乎能透过两个身躯感染对方似的。惶惶。



两个人这么相互看着,颇久,项少羽轻咳声,无意识地背过手。“我要走了。不是和天明他们一起回去,是自己去四处看看。增长见识,云游作乐都好……”他抬起头,眼里不再是深潭,龙且只能从那看见自己的小小身影。“你要和我一起吗?”



告别的话藏在心里转了千百面目,此时听他话语却不知如何回答。原是简简单单的一个问题,向来果断的自己却在这个问题前止步。



龙且笑了,看着项少羽,“项兄好意,龙且心领了。还望路上一切小心。”



再时,手把府门,目送那落寞背影。









评论(2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