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曰归

再会。

醉中江湖 引


可能是个长篇,背景古代架空,原谅我拙略的文笔无法写出他们真实背景的故事,也不敢去写。这是一个有些老掉牙情节的故事,也请各位同好多多指教。

醉中江湖,又名我追你,追不追得到你都让我嘿嘿嘿的故事(误)








今日是除夕,军营得以在战时热闹一番,将士们围着篝火举着酒碗用爽快的声音庆贺这好不容易的休憩时光。项羽也放下一切事务,仿若回到还是项少羽的时候,与将士们坐在一起畅饮闲聊。龙且坐在一旁看着他,嘴上虽劝着酒,但脸上也少了平日那不苟言笑的样子,反倒有了笑意。



项羽与兴中撇了一眼龙且,在看到对方脸上显露出的笑容后不知不觉就将视线停留在他的脸上。好久,没见小龙笑过了,小龙还是笑起来好看多了。项羽想着,这些年的历练讲两人身上所有的年少轻狂抹去,或是沉稳或是自负,终归与曾经的自己分道扬镳。于思绪中看到龙且疑惑的表情后,项羽收回视线,继续和将士们饮酒,在听到几句趣话后朗声大笑,心中却仍是百绪不解。



或许只是自己变了。在以前他绝不允许自己有这样的想法,但在今天,似乎什么都可以允许。这是征战多年来对家乡情感寄托的日子,自己也可以想点平时不能想的事罢。



带着心事喝酒且豪饮的结果自然就是醉酒。醉中的西楚霸王也只是嚷着再来一坛这样的话被大司马搀扶进军帐,一旁还跟着担忧的虞姬。将士们酒宴的停顿也被大司马的“你们继续”打消了。



军帐中的项羽似乎过分安静了,只是躺在床上说些前言不搭后语的话。龙且看着虞姬忙前忙后的身影觉得自己一点也帮不上忙可能还会麻烦了她便要起身离开,却不料被项羽一把抓住手臂。项羽看着他的眼睛意外的明亮,那不该是个醉酒的人该有的眼神,他说,“小龙,如果你不在乱世会如何。”虞姬听见项羽的似清醒的声音时停下了拧脸帕的动作,直接将脸帕放在一旁,然后向龙且点点头后走出军帐。



龙且显然没想到项羽会突然如此,一时答不上话,又无法继续看着他那直视的眼神,于是转过头去,沉吟了一会道,“我不知道,”他又回过头去看项羽,眼中包含了方才没有的坚定,“但我一定会追随少主,不管生于何时,身在何处。”项羽听他说完,笑了起来,原只是浅笑,渐渐又变为大笑,“不对,你不应该跟着我,而应该我跟着你,我来追着你。”龙且显然被他的话惊到,立马回道,“少主你这是什么话!”似乎觉得自己反应过大,他又说道,“少主你该休息了,还是请夫人来照顾你好,属下告辞。”说完便行了礼匆匆走出帐去。



项羽看着他离去的身影,自己也再说不出什么话,只仰头看着账顶。其实,自己说的也不是假话。他的大司马就这么一直追随着他,而自己却不知道这是怎样的感觉,又是怎样的想法会让他这么无怨无悔追随自己。如果可以,他也真想跟着他,去追着他,去体验龙且在自己身上付出的时光。



酒遇心念催人醉,项羽想着想着竟在不知不觉中沉沉睡去。



这一觉不知睡了多久,项羽意识恢复时尚觉头痛,于昏昏沉沉中听见有人唤自己,唤的名字还是项少羽,正觉奇怪便被一人抓着肩膀摇晃几下。他努力让自己清醒起来,用力眨了眨眼睛,看着眼前的少年的模样逐渐清晰起来。



“诶,你终于醒了!我看看我看看,脑子没摔坏吧?哎哟,可吓死我了你。”少年见他转醒便一屁股坐了下来,一副惊吓过度的样子。



项羽看着少年,突然惊道,“荆天明?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荆天明听他这么说却也不回答他,只是一剑惊恐,自顾自说起话来,“完了完了,这脑子是真的坏了,这我该怎么跟大叔交代啊……死了死了……”



项羽看着荆天明这幅样子,不像之前与自己一刀两断一副深明大义的他,反倒像少年时那个顽皮不着调却又有担当的他,一时疑惑,“现在是什么时候?我是谁?”荆天明被他一问从自己的世界中抽离出来,开始滔滔不绝的介绍起来,好像这样能使他回忆起一切来,“啊……现在是朝元五年的早晨,你,项少羽,和我偷骑马刚被马屁股撅下来,吧唧一声摔傻了,我,荆天明,是你的拜把子大哥!我们偷喝了村里的桂花酿拜为异姓兄弟,你不知道你有多崇拜我……”



荆天明十分欣喜地讲着自己与项少羽的事,当然也参杂咯许多项少羽知道但项羽不知道的事,而项羽却越发迷茫。他只知道他项羽,不,现在该是项少羽,和以前认识的形形色色的人在一个自己所不知的世界有了不同的人生。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