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曰归

抱歉,食言了。江湖再见,有缘即可相遇。

醉中江湖 二




第二章



三人赶了三天两夜的路,好容易才到桐渝城郊,路上遇到一随意搭起给过路人歇脚的茶棚决定休息一会再继续赶路。于是三人走进茶棚挑了个靠里的阴凉地就招呼小二倒茶。“小二哥,请问从这到桐渝城还有多远的路程?”少羽接过小二递来的茶问到。“诶,爷您拿好,”小二说完便要转身离去,听到少羽问话,又转回身半哈着腰指了指西北方向,“几位爷,你们从这方向一直朝前走个三里地就到了。”说完便匆匆走开前去招呼刚踏进茶棚的客人。



“总算要到了,这一路光顾着走了,都没怎么玩,一路上好多东西就放着过去,这下到了桐渝我可要好好玩上几天。”天明将碗中的茶一饮而尽便趴在桌上,把弄起茶碗来。“你呀,”月儿轻手敲了敲天明的头,“尽想着玩,我们到了桐渝可要先办正事,办完了有够你闹的日子。”



“月儿你放心,我一直记着正事呢。”天明直起身笑着道。少羽看他俩打趣,也跟着笑笑然后询问两人,“你们说这桐渝发生的究竟是什么事?”
“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天明立马回道。“我们到时候还是先去找阿珍好了,”月儿叹了口气,“只是不知道从何找起,王叔对阿珍在桐渝的事也知道得少,只说她找了给人织布的营生,其他一概不知。”



少羽皱了皱眉,思索了片刻道,“不如我们先去找盖聂先生的旧友,也正好向他打听打听。”天明点点头,“要不我们去桐渝城的各个纺织店铺问问。”“我看还是听少羽的,先去找崔举先生好了。”三人商量完毕准备继续赶路,却听到左前方的一桌三个平民打扮的路人正在聊着桐渝城的事,隐约听到“失踪”“姑娘”几个词,少羽眼神示意天明和月儿注意那桌的路人,三人心下互通,便又坐了下来。



“你们听说了没有,最近桐渝丢了好多姑娘。”“这个我知道,前几日遇到几个同乡还和我说起这事呢。”“那这怎么没人报官啊,我看官府没什么响动啊。”“官府怎么可能会有动静,丢的都是外乡的独身姑娘,一没同行的人,二没在城的亲人,这做工的工头顶多觉得人逃了,骂个几声也就算了。”“那就没有些同乡的人知道?”“知道啊,我们都传开了他们还能不知道?那能怎样?官府管不来的。”



三人听个零零碎碎,一时间愁容不展,良久只听少羽郑重道,“看来这事不简单,我是多少要管一管的。”“嘿,加我一个。”天明笑笑,企图缓解这气氛。月儿似知道天明心思一般,也莞尔道,“我也是。”如此,三人便起身赶路。



桐渝城是仅次于王都的大城,自然热闹非凡,早晚街市人潮如海,客栈旅店也少有空房,但也正是这样的大城,人来人往,鱼龙混杂。三人按照盖聂给的地址来到了崔举所在的崔家客栈。
“哟几位,打尖还是住店啊?”小二见人踏过门槛便一个劲地邀上去,弓着身满脸堆笑问道。“我们找你家掌柜。”小二听他们三人不冲着生意来,便略微直了身,手抬起举向一旁,“来几位,我们掌柜在那,请嘞。”



三人直奔连接后厨的堂廊,看见坐在条凳上的中年男子,少羽便开腔道,“请问是崔举崔掌柜吗?”“你们是……”那男子声音浑厚,气度沉稳,身姿挺拔,下巴有着一把漂亮浓厚的胡子,丝毫不像个生意人。“我们从墨恭村经盖聂先生介绍来……”少羽话未说完,却见那男子起身,“既然是盖聂介绍来的,我们就不在这说了,来,咱们去后院。”崔举笑容一展,虽未见其做些什么,但举手投足间已现豪气。天明心下暗道。果然和大叔交好的人都是这样豪爽的江湖人。



崔举引他们到后院的石桌坐下,“我看你们都还是少年模样,来找我想必不是些大事吧。”崔举看着他们,眼角笑纹皱起,像极了重山间的沟壑,他听见三人因盖聂引荐而来,又瞧他们模样讨人喜欢,不觉语气温和好似认识已久的街坊邻里。“嘿嘿,崔大叔你可想错了,我们找你还真是为了件大事。”天明笑眯了眼,鸡啄米一般点了几下头,他因崔举亲切便也如朋友相待。“哦?那是什么事?”崔举好奇,却听月儿接着天明的话头,“崔叔,是这样的,因为我们村里一户人家的姑娘与家里联系不上了,我们托了信来找这姑娘。”



崔举一听了然一笑,“我该知道你们为什么而来了。几位孩子,实不相瞒,我最近也在留心这件事。既然如此你们就告诉我你们要找的是哪位姑娘,我帮你们留心,等我把这事摸清楚了必然给你们一个结果。”“看崔叔这样,可是有什么消息?”少羽紧问。崔举听了不答,反问道,“那你们可是知道些什么?”



“我们在来的路上听到点消息,知道城里失踪的全是外乡的独身姑娘。所以猜想我们村里的那位姑娘也在如此。”“不错,我自诩是个江湖中人,官府该管的事我管不着,可官府不管的事,我就要管一管了。”崔举神色严肃。“这官府为什么不管?”天明疑虑道。崔举从鼻腔中发出一哼音,眼神不屑地看向一旁,“这桐渝的官府可不是什么清明的官府,这种事情自然懒得管,与其费时间在这种没头没尾的事情中,不如去想着怎么巴结这里的乡绅富商好让自己的官路顺风顺水。”,崔举话锋一转,“你们先在我这住下,这事看来短时间内不能有个结果,你们且先安顿好,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告诉我。”三人应下,崔举叫来了小二引他们前去客房。



少羽刚置放好自己的行李,打算喝口茶水就见天明撞了门闯进来,一股气冲到桌前坐下。“少羽你说,这事怎么样。”“我看不怎么样。”“诶,你怎么这样啊,好歹说点我听得懂的。”天明挠挠头看向他。少羽看着天明的样子,忍俊不禁,正了正神色严肃道,“这确实是件没头没尾的事,我们只知道有人失踪,今天看崔叔这样,想必他的消息也不多。一件事情能够做到不露马脚,要么是还没开始,”少羽顿了一下,看见天明满脸期待的样子,“要么是藏的太深。小子,你说说看这是哪种?”少羽双手撑着桌子,俯下身靠近天明,一脸坏笑。



天明往后缩了几下,咧了咧嘴,才缓过神来理自己的思路,“我觉得这事是第一种情况,毕竟搜罗城中的姑娘得费不少时间,再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人带走,这显然得费点功夫。”少羽听他讲完,露出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点点头,“不错,你小子行啊。”然后拍拍天明的肩,却见天明仍吊着嘴角看自己,一时纳闷道,“你看着我干嘛?我脸上有东西?”“不是……那啥少羽,你刚刚的样子恶心到我了。”天明摆出一副嫌弃的样子。“你小子!”少羽作势要打他,看他急忙躲避的傻样子又收回了手,低声道,“怪不得你没女人缘。”



“诶项少羽!你说什么呢!我可听见了啊!说的好像你有女人缘似的。我好歹还有月儿呢,你呢你呢?还有啊你跟我的女人缘有什么关系啊,你又不是女人,还是说——”天明突然往前一扑,嘿嘿笑道,“你是女扮男装?”少羽刚回个“你小子,”未说完却听天明又道,“应该不是,要是有哪个女孩子长你这样估计就毁了。”天明一脸悲痛的摇头,却见少羽已经扑过去挠他痒痒,嘴里还念叨着,“臭小子,看我不收拾你。”一时间俩人扭打成一团。



“你们俩干什么呢?”月儿踏进少羽的房门,看见两人打成一团,顺手关了门,“我在外面就听见你俩的动静,还不关门,这样下去,估计整屋的人都能听见。”两人听见月儿的声音便停下动作,月儿看他们狼狈的样子,“噗嗤”一声掩嘴笑了起来。天明扯了扯自己的衣角,见着月儿笑的开心也跟着傻笑起来。少羽看他这样,摇了摇头,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
“对了,我找你们可是有正事的。”两人一听,认真起来,“刚刚我问了崔举叔这里哪里有招女工的纺织商人,他说这里这样的商人可多了,几乎家家都招了外乡女工,但招的外乡女工较多的有这么一家,说我们可以去看看。”
“那我们走吧。”天明少羽异口同声。



赵晃夫妇是桐渝城里有名的以纺织为生的商人,他们家的厂子是城里数一数二的大厂。少羽一行人来到广缘布匹的厂子,看着这布满了织布机的大堂也都觉得惊叹。问清了路找到赵晃,便急忙开口道,“赵掌柜,请问你这可有一个叫王珍的姑娘。”赵晃思索片刻,突然拍手道,“是有这么个人,但是前几天不来了。”“这不来的人你还得想这么久”天明奇怪道。“我又不是什么大闲人,这事情那么多谁能管着这个,你们要找我为这事我也只能告诉你们这些,再多也没有了,好了好了,没事就走吧。”赵晃也不理他们,径直走开了。天明和少羽对视一眼,互相做出无奈的动作,正在对赵晃评价一番,却听耳边响起一声音。“你们可是要找王珍妹妹?”


三人顺着声音望去,见迎面走来一位女子。“是啊,姐姐可是知道什么?”月儿颔首回道。
女子脸上现出满满愁容,“我很久没见过她了,最后一次见她,是掌柜发了工钱后她说要买些东西托人送往家里。”



“这里只有她一人失踪吗?”“不是,有很多,只是我与王珍关系较好。”“丢了这么多人你们掌柜不着急不奇怪?”少羽疑问道。女子深深叹了口气,苦笑道,“人没了再招便是,总不会只等她们。”少羽不再问话,月儿接道,“姐姐你能不能带我们去王珍的处所看看?”“这……”女子为难道,“我还得织布……你们能不能等我一会,等我下工再带你们去?”“这有什么。”天明道。



待女子下工已是傍晚,三人随她前往王珍住处,“这就是了。”眼前的屋子简陋破落,明显只是暂时的容身之处,也是不得已的住处,门票挂着一把可有可无的锁。少羽正要去碰那锁,谁料手触碰到那锁时,门也开了,“奇怪,这门怎么是掩着的?”少羽转头看向女子,“你在她失去消息后可有来找过她?”“有,我来时门便是这样,我进屋得知她不在后就离开了。”四人进了里屋看了一圈,末了月儿与女子道,“谢谢姐姐,我们自己在这看看,你就不用陪着我们了。”女子应了便出门离去。



“有什么发现吗?”月儿问正在四处查看的两人。“没有什么,我猜是她正要离家锁门时被人掳走的。”少羽一手反撑木桌,倾着身子道。天明四处翻了翻,最后也只摇了摇头,“什么都没有。”三人知道,这下是彻底的没了线索。



毫无收获的三人只好反身回客栈,天色渐暗,行至半路已是黑夜。三人继续前行,突然少羽一个闪身,将月儿和天明挤到一旁的隐蔽处,天明正要发作,却见少羽对他双眼明睁,摇了摇头,只好静下。少羽示意两人朝一边看去,这时三人远远见着几个穿着夜行衣的蒙面男子在刚升起火堆旁坐下,原本蒙面的黑巾也被他们扯下至脖颈处。







小龙快要上线了~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