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曰归

再会。

醉中江湖 三





第三章




“总算能喘口气了,跑个三四天非要我们交人出来,真是不把我们当人看。”“这城里该带走的都带走的差不多了,再抓下去就得去城郊了。”“我就搞不懂了,要这么多人干嘛?”“谁知道啊,上头只吩咐我们带人,哪管得着那么多,问多了可保不齐连我们自己也要赔进去。”“诶诶诶你们几个出点主意啊,咱现在交不了差,你们说怎么办?”“这不现成的么?”那男子指了指地上的大麻袋。三人也顺着他的手势看去。



“少羽,你说那是不是他们抓的人啊。”天明掐着声音小心翼翼道。“应该没错。”少羽也低声回他。只听那厢的黑衣人似突然争执起来一般。“现成什么啊现成,这次可抓错了人!我以为什么人呢穿的普普通通一副外乡人样在那晃,刚刚带着人跑的时候听有人喊‘小姐,小姐去哪了?’差点没吓死我。”“你管他呢,打扮成这样我们说是外乡来的也有人信,直接交差得了。”“上头说了绝不能带城里有头有脸人家的,这惹出麻烦怎么办?”“怕什么!就说不知道不就行了!”几人顿时争做一团。



“这几个人绑匪是不带脑子出来的吗?”天明把眉眼皱成一团,末了又自己展开眉眼,却是十分嫌弃的表情,“这么大声吵架,不怕有人来吗?”“我们要不要去救人?”月儿试探着向两人问到。少羽摸了摸下巴,“这倒是个问题,按理来说我们应该救人但……”却见少羽一语未毕突然手肘迅速向后撞去,一声极力克制的低吼在两人耳边响起,“谁!”两人被这突发的事情震住又听见有人生生用手掌接住少羽这一撞而发出的声音和那人压制的闷哼声。



“别动,”那声音中含了几分急切,少羽微不可查的抖了一下,此时手上卸了力故手臂垂了下去,言语之人似乎没料到对方这么快就全无敌意,处于惊异之中没了下语,对面的黑衣人争的面红耳赤,这里倒出奇的安静,天明月儿见这架势回不过神一时间不知如何反应,正在沉寂时,那突来之人缓了语气道,“我们是一路的,情况紧急才无意惊扰。”“没事没事。”天明缓过神后摆摆手打圆场,“是吧少羽?少羽?”刚想拉少羽含糊几句,却转头看见对方像失了魂一般愣在那里,天明奇怪地连低声唤了好几遍他的名字。



少羽听天明叫自己,恍恍惚惚看他,听他嘴里吐着“是吧是吧?”的语句才下意识接着道,“是是是。”月儿见状忙扯开话题,“你们是来救人的?”此时才有心去看对方,但天黑看不分明,只隐约见着几个人影。“是。”月儿刚才听少羽的话,话虽未说完但也知晓他的意思,于是娓娓道,“我们也是想着救人,但又觉得贸然出手会打草惊蛇,想着不如尾随他们好知道他们的藏身之处。”“这几个人一看就是下手,只负责抓人,就算跟着去了也只是知道他们接头的地方,不如救人再说。”对方眼神坚定,显然已下定决心。



“那你们……”月儿还想说些什么,却发觉气氛紧张的很,那厢聒噪的声音也停下,转头去看发现几个黑衣人不知何时静了下来,警觉地查看四周,然后其中一人道,“我感觉这里不对劲。”“我也是,不如我们带着人先走。”“好。”几人起身正要灭火,月儿也立马转身要与天明他们商量对策,却觉一阵凉风拂过,眼角扫过几个黑影,再来便是打斗的声音。这下便心下清楚不用再商量了。



“他们这动作也太快了吧。”见这番情景,天明也不再捏着嗓子说话,只放着声说话。“被绑的人应该是他们家的人。”月儿看着那伙黑衣人已处下风,断定道。“那就没我们什么事了,这下该走了,”天明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看着还毫无动作的少羽便推了他一把,“走啦,你刚刚怎么了,见了鬼了?”少羽这回全然回神,但不知为何没什么精神,只呐呐开着玩笑,“是遇着你了。”


天明瞧他不对劲,也就没和少羽闹腾,只嗤了一声,“看在你是我小弟的份上,大哥就不和你计较了,行了行了走吧。”刚要走,却听月儿说,“我们不去了解点事情?说不定能有阿珍线索?”此时那几人早已被制服,姑娘也从麻袋中被解救扶起,但那姑娘显然还处在昏迷中,任人如何叫唤也毫无动静。天明看了一眼,点点头道,“走吧。”



三人走近时,方才那对话之人也迎面过来,未灭的火光使少年的脸庞变得暧昧红润,夜风吹的火焰左右摇摆倒平白给人添了些朦胧不明的神态,少年束起的发尾随着风飘飞,声音却穿过风异常坚定的落下,“在下龙且。”少年淡淡一笑,拱手行礼。“我是天明,这是月儿,这是少羽……”少羽抬头看龙且,看他那熟悉的少年模样,周遭的声音似风一般飘渺,只有龙且的声音穿过一切从他的耳进入他的胸腔。这声音太熟了,熟到那时仅短短两个字就可以让他恍若隔世。



但未待少羽有何反应,就听见一轻挑声音极其跋扈地闯了进来,硬是打破这抓不着的虚无气氛,“你们是什么人啊?来干什么?刚刚躲那是干嘛?”“我们是外乡来的,来这里找我们失了音讯的同乡。刚刚我们是察觉这里有情况才藏身起来。”月儿答道。“诶,那你们又是干嘛的?”天明待月儿说完又接着道。那轻挑声音的主人哼了一声,“自然是救人了。”说完也没有要理他们的意思,只伸手过去揽住龙且的肩,整个人靠了上去,“谢谢啦小龙,多亏有你来帮我的忙。唉烦死了我爹非要我亲自来找她,刚刚你们躲那说那么些话我都快忍不住了……”



男子絮絮叨叨说个没完,龙且只身子一转,任他手无凭靠而垂了下去,那男子也不在意继续讲着话,龙且也这么站着听他讲话,眼睛无意看向那边像根木棍愣着的少羽,却见对方也看向这里,一时间错不开眼竟生生对上他的目光,龙且看着他的眼睛,里面似深潭一般什么也看不清,索性扭头不再去看,却在扭头那一瞬撇见少羽眼里透出的信息,心下纳闷只觉得奇怪。那眼里分明装满了思念,是他让自己可以看见的思念。



天明撇了撇嘴,晃了几下头不去理那男子,径直和月儿向那几人走去,顺手拉了拉少羽的衣角。少羽闭下眼,用力呼吸了几下,再睁眼就又是那镇定的自己,仿若可以从他的眼中看到自信与气势。



“你们有没有带走过一个叫王珍的姑娘。”少羽看着被绑成一团的黑衣人,那些人也正应了他们下手的身份,连忙开口,惊的好似他们才是受害人,“爷爷爷,我们抓人哪记得人名啊!”再唉声叹气一番更可怜了几分。少羽印象里没有王珍这个人,自然不知道她长相如何,只向月儿和天明挑了挑眉,月儿见了开口道,“就是一个中等身材的姑娘,她的脖子上有一块胎记。”



月儿声音带着柔和,似有安抚人的奇效一般,使那几人安分了许多。其中一看起来较有威信的人赶忙接上,“有的有的,是不是一个鸡蛋那么大的胎记,”见月儿点头,又道,“我们绑走好几天了,就在那柳……”那人张着嘴突然一字也冒不出,天明奇怪,上前摇了那人的肩,只一下就见那人垂下头去,却是断了气。



众人一看便不觉慌乱起来,几个小厮打扮的人开始搜索起四周来。天明哆哆嗦嗦缩回手来指着那人“他他他”个没完,少羽见状上前探去,发现其余几人皆没了气息,再仔细打量起来又蹲下身看着几人的咽喉,末了起身回头叹了口气,“牛毛针。”然后对着天明和月儿正色道,“我们走吧,这里没我们什么事了。”天明和月儿点头应了他,那些人听见少羽这样说一时间七嘴八舌议论起来。



只听那跋扈男子呵道,“你们还不能走。”三人也不理他径直朝前,少羽走了几步又转过头看着龙且,“报官吧,该怎么说你们应该自己清楚,反正你们说什么官府都会信的。”说完眼睛仍直视着龙且,见对方应了才将自己的眼神抽离开,与天明月儿同行。
回到崔家客栈的客房后,少羽就像卸了浑身的力气将自己彻底摔在床上。现在他什么也不想去想也没有力气去想,阖了眼后便沉沉睡去。



次日早晨,云雾缭绕桐渝全城,日头一出又全部消散,少羽自此时才醒来,洗漱完毕后下楼正看见天明和月儿在食用早饭,笑笑跟他们打完招呼也落了座。“少羽你今天起的够晚啊,是不是昨晚梦见什么了舍不得起来啊?”天明可不愿有一霎时间离开食物,一边吃着一边含糊道,最后还抽空调笑地挑下眉又全身心投入食物中。“哟,你小子现在是越来越喜欢开大哥玩笑啦。”少羽舀了勺白粥,也学着天明的样子打趣。



天明放下了与食物斗争的手,猛地灌一口白粥,随手擦了擦嘴,“谁是你小弟,我是你大哥!”又换上那副调笑他的样子,“你昨天看见那红毛,眼睛都快黏人家身上了,整个人也呆呆的。嘿嘿,你要是喜欢人家啊,跟大哥我说一声,大哥肯定帮你追到手!”说完握拳向前摆了一下,脸上露出势在必得的表情。“你别瞎说。”少羽一勺一勺十分镇定地吃着他的白粥。月儿看他俩这样,捂着嘴轻笑,眉眼弯弯与窗外高挂的金锣相照,仿若日月同辉。“对了少羽,刚刚我和天明商量说去找崔叔打听消息,你看怎么样?”“行啊,我也正有此意。”



于是三人用完早饭后便直奔客栈后院找崔举,刚进后院就见崔举同一老者说话,三人也只好站立在原地等待他们交谈完。那老者听见三人脚步声便抬头看去,笑得十分和蔼,又朝三人点点头,随即目光扫至少羽处,抚把胡须看了少羽一眼,悠悠道,“似梦非梦亦有时,应是好酒入肠来。混沌一场看人世,大道行处见情爱。”然后又转头对上崔举,“谢谢崔掌柜的酒,老朽告辞。”老者辞别崔举后踏步离去。



“崔叔,刚才那是谁啊?”三人这时才走近崔举,天明因觉好奇向他问道,“感觉……神神秘秘的……哈哈。”双手食指相对转了几圈连眼睛也在一刹睁大又眨巴了几下。崔举也哈哈一笑,让他们坐下,“没什么,就是进来讨碗水喝的老人家,我看他亲切就和他喝点酒说些话。”少羽却因老者的举动陷入沉思,这老者刚才分明是朝着自己说出那话,但这其中是无意之举还是有意为之呢。



因听崔举话锋一转,“你们来找我是什么事?”才索性不去想那事,答道,“昨天我们正遇着几个人绑着一姑娘要带走,”刚要再补上些什么就听见崔举了然一笑,“哈哈,没想到这事正巧被你们遇上。我今天才得到的消息,我就把我知道的和你们说了。这姑娘是我们这刘府的千金。这刘府里的刘员外也正是这里的大乡绅,因结识一些在朝官员所以在我们这是威望满满啊,”崔举嗤笑一声,“这刘员外确实值得本城人敬重,但他那些个家里人就罢了。不说这个。那事昨天总算也在官府立了案,刘小少爷在官府咋呼几声,这知府肯定会下点功夫。只是那些绑匪都被暗杀,这次是又进了死胡同。”






评论(1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