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曰归

抱歉,食言了。江湖再见,有缘即可相遇。

醉中江湖 五





第五章





“我本来就要查这个案子,这既是家父所想也是我所愿。和你们一起查案能够相互照应何乐而不为呢。”龙且看着少羽,但他只低着头不知在看些什么,久了又转向四周,再久了便直视前方,好像十分不愿看自己一眼。他该不会讨厌我吧?龙且这么想着也便不再去看少羽,只注意自己眼前的路。



“对了!刚刚我忘了问崔叔我们这有没有什么人善用暗器奇毒的!”少羽猛然大喊,三人皆向他看去,瞧见三人目光少羽刚一出口又转为平常的音量,语气中也渐渐添上一丝后悔,在他看来自己的一时失意让大家原可以有的一点线索化为虚无。“只可惜我们现在已经走了约有一刻钟的路程了,再往回去也不方便。”月儿遗憾道,“但是我想,这问题该是不大,对于我们来说可能只是少了点线索而已,而且还说不准有没有用,所以少羽你也不必懊悔。”末了为了安抚少羽心绪便淡淡一笑。
“没事的啦,有你大哥在,这点小事算什么?”天明本走在前头,听少羽一说又转身小跑到他身侧,笑嘻嘻地说。少羽对他嘿嘿一笑又迅速转回平常神色,天明也知道他心思必然不可能这样快恢复就不再言语,只在一旁走着。



“桐渝城牛骥同皂,往来杀手侠士不尽,这也是说不准的,更何况如果有意隐瞒,谁能得知?但是,我听说我们前去的柳门镇是历来杀手歇脚交易的地方。毕竟是不管之地,不论怎么说也肯定有些见不得人的事。”龙且看着前面的路,一边走一边又十分平静地说出这番话,话音未落就感觉一阵风向自己袭来,刚要出手就被老老实实揽个正着,使得自己无法应对。



“谢谢你小龙。”少羽几乎是下意识动作,刚刚龙且的话让他想到从前自己行军打仗遇到些解不开的麻烦或是有了心结,龙且也是这样替自己抚平心绪,让自己不复纠结。龙且从来不会安慰自己,也不会说些好听的话甚至是转移话题来让他好受些,只是用他自己的想法和理解给自己柳暗花明的提点,反倒让他更加豁然开朗。可刚要像往常一样朝他表示欢喜地笑笑,在抬头刹那看见龙且吃惊的表情或者说是受惊也不足为过,少羽便又立马弹回自己原来的位置,看了看一边同样呆着的天明和月儿,握拳遮在唇前扬声咳了几下,眼睛小心地往四周瞥了几眼就干脆迈步向前走去,不理他们几个。



天明和月儿对视一眼,仿若交接了什么暗号一样,但也只互相看到对方眼里的不解,最后只好赶上少羽的步伐。龙且恢复了镇定的神色后,默默地跟在他们身后。刚刚项少羽的行动让自己一时反应不过来,但他在项少羽突然向自己扑来时竟然没有任何一点的下意识防范,哪怕是在对方揽住自己时也没有丝毫的敌对反应,这不该是自己一个习武之人会有的问题。这两件事都让他一时间脑子混沌得犹如未开的天地一般。他便这么呆愣着随他们朝前走去。



到了柳门镇,再多的思绪也就随着身子停留在这个地方。柳门镇杂而不乱,四人原以为这会是一个无比糟糕的镇子,没成想竟然是一副井井有条的面貌。天明拉着月儿好奇地在一侧的小摊前张望那些有趣的玩意儿,而少羽和龙且站在离他俩不远处的一小片空地上,少羽摸着头侧目而视,发觉龙且也在环视这周边的事物,自己却心下乱成一团,想着到底要不要跟他解释自己之前那些唐突的行为。少羽自个儿在那边想了半天,结果反倒等来龙且先向他开口,“崔叔说我们可以到这找石孟谣帮忙,你现在有什么想法吗?”



少羽面对大事一直十分稳当,又看到龙且丝毫不介意之前的事,也就敞开心怀来就事论事,“我看我们先找间客栈落脚,再去找这石孟谣如何?”“我看可行。”两人刚说完就见天明和月儿往这走来,天明这时反倒一反常态,轻声细语道,“这里不是说没人管吗?我看这挺正常的,是不是有鬼啊?”“不是有鬼,是有人镇着。”少羽为了应和天明造出来的气氛,一手在脸侧挡着,身子靠近天明也轻声道。天明一时听的懵懵懂懂,就傻愣愣着点头,突然反应过来就直接和少羽闹起来,“好你个项少羽啊,居然这样耍我,看我不打得你叫大哥!”



“好好好,好汉饶命,”少羽只和他玩闹任他去,天明听到这也就松了揪着少羽衣领的手,“但是我还是你大哥。”听着少羽贱笑着说这话又重新奋战起来,两人一时扭成一团。月儿向来对他俩这样的玩闹毫无抵抗力,就微微笑着。龙且瞧他俩关系好是这样有趣,也跟着月儿莞尔。天明和少羽互揪衣领的手忽的就都松开了,两个人站在原地都整了整衣服,然后一脸严肃道,“走了走了。”这才启程找落脚的客栈去。



偌大的镇子客栈也自然不少,几个人最后停步在一格局排场都很不错的客栈前。进了客栈天明十分豪气地拍了银两在柜几上,“掌柜的,来四间客房!”这落脚之地便就解决了,彼此安顿好后来到少羽房中商量事宜。“我看我们可以兵分两路”月儿提议道,“一边去找石孟谣探访,一边去四下察看。”“我听月儿的。”天明附和道。少羽向龙且挑挑眉,龙且见状点点头,“我看月儿姑娘的提议不错。”



“那我和天明一起。”“不要!”天明道。“那我和月儿一起?”少羽知道他心思,扬了扬下巴向他挑衅。谁知天明一口答应,也扬了扬下巴。月儿见了打着圆场,“你们两个也真是的。那就这样吧,我和少羽去四周看看,天明和龙且就去拜访一下石先生,你们看行不行?”三人同意,自此分头行动。



天明是个耐不住的主,这次倒是安安分分,让龙且反倒觉得奇怪。这些时辰的相处他也多少看出天明和月儿之间的情感,见他此刻这么安静,也就好奇问到,“你为什么不和月儿姑娘一起呢?”天明看着脚下的路,时不时朝左右瞄一眼,“少羽功夫比我好,他能保护好月儿。”“我也可以。”龙且瞧他这模样,便不自觉试图和他对起话来。“那不行,我看少羽都快看腻了,天天在我眼前晃,再说了,”天明突然朝他咧嘴一笑,“我和你在一起,是为了排解你的寂寞。”末了还十分得意地点头,像是对自己的肯定。



“你说什么?”龙且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嘴角也带上了一点笑意。“啧啧啧,这你就不懂了。让我来给你分析分析啊。要是你和月儿呢,估计就一路客气到头,不对啊,月儿应该会和你说点别的。算了换一个,少羽那不用说了,我估计你俩除了讲点和这案子相关的就互相愣着。啊,我又错了,说不定少羽能鼓起点气和你讲点话。”“少……你为什么说项少羽要……嗯……鼓起气才能和我说话?”龙且转过头看天明,对方朝自己挥了挥手,“别客气了啊,还月儿姑娘长项少羽短的,我们都要一起办事的再说也认识挺长时间了,怎么说也能算朋友了是吧?”然后不等龙且回答又笑起来慢慢趋于平淡,又将眼睛向上一看,做出思考的样子左右摆着头,复又十分严肃地看着龙且,“少羽可能比较喜欢你吧?你自己不觉得他对你就有点怪怪的?”



“有啊,但我觉得应该不是比较喜欢吧。”龙且踢踢脚下的石子,漫不经心地答到。“那你还以为很喜欢啊,不是吧龙且我就提一下你别……”天明一副惊恐的样子看着龙且,在龙且瞪着眼对他挥了挥拳头后又咯咯笑起来,“你看你这样多好,要活泼一点,活泼一点。”见龙且恢复平常模样,却仍是漫不经心的,天明就十分正色地说,“反正我觉得他对你跟对我和月儿是不一样的,现在是感觉不一样,说不定以后就真的不一样了。”龙且闻言总算也认真看着天明。
“你放心肯定不是讨厌你,放心放心。”天明语气肯定地说,然后偷偷瞄一眼龙且。“光顾着说他,没问你对他怎么看呢。”接着睁大眼睛看他,天明眼睛本来就大,这么一来就像装了成倍的好奇。“他是个有主见又稳妥的人,很值得人信任。”



“你别夸他呀,就说讨不讨厌喜不喜欢?”“这人哪有不是喜欢就是讨厌的?”龙且不认同地注视天明。“有啊,我就是这样的。我喜欢少羽,也喜欢崔叔,也挺喜欢你,对月儿是很多很多的喜欢。”天明笑得开心,就像得了珍宝的孩子。龙且受他感染,心情也更加好了,良久也顺着他的话说,“那我也挺喜欢你们的。”



两人自把话头打开,一路就聊得酣畅,不知不觉就到了石府门前,通报了护卫得了应许便朝屋内走去。石府实在不小,甚至说是柳门最为阔大的宅院也不足为过,内部布置简单,但其气派无一不在昭示主人地位的不一般。龙且心里暗自思考,想来这石孟谣就是那能镇住这一方之地的人。



两人按照小厮指示在大堂等待石孟谣,果然不一会石孟谣就自偏房出来,他声音洪亮,人尚未见着就听见声音震了过来,好似人就在眼前,“崔举让你们来找我,看来是还没忘记我啊。”话音一落才完完全全看见来人。此人身材壮硕高大,生了一脸络腮胡,十分浓密,眉毛也又黑又浓,就好像剪了一些胡子再一点一点粘上去的,他的眼睛很亮,但是看久了又会觉得里头浑浊一片,那亮光似乎只是个幻觉。那人先是瞥了一眼两人又不经意地上下打量龙且,待龙且发觉他目光时那眼神却早已不见踪迹。



“这位……石大叔?”天明喊了他一声,瞧他点点头又道,“崔叔说如果我们来柳门镇就来找你,你能帮我们。”“哦?崔举让你们找我帮忙?那你们又要我帮什么忙?”对方勾起唇角,直视天明。天明去看龙且,毕竟他更能够说清楚这些事,谁料龙且站在那没反应,反倒四下环顾起来。天明只好笑着继续说道,“这桐渝城最近丢了好多人,里面也有我们的同乡,所以我们就想找找人,然后就来这看看。”



石孟谣用手背捋了下鬓角,微微笑起,只这笑容藏在那浓密的络腮胡中便看不真切,“这样啊,我如果有消息会和你们招呼一声,”天明见他一直看着自己,不知该怎么办就只好笑笑,对方又问道,“那你们现在住在哪里?我知道了好把消息告诉你们。”“就在万福客栈。”石孟谣朝他点点头,天明嘿嘿笑着,“那我们告辞啊告辞。”然后拉着龙且就朝屋外走去。



出了石府,天明挠着头一脸郁闷地说着,“怎么感觉找人帮个忙那么难受,”又看向龙且,“你刚才怎么了?一句话不说的。”见龙且略微皱着眉不理他就动手摇了摇龙且,看着天明询问的神色龙且眉头一展,“没什么,就是想给你个表现的机会。”“啊……你怎么也学少羽啊……”天明哀嚎一声埋怨着。两人就这么回了客栈。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