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曰归

抱歉,食言了。江湖再见,有缘即可相遇。

醉中江湖 六





第六章




少羽和月儿自出了客栈便沿街而行,两人走了大半条街,绕了几个巷口迷迷糊糊就走进了住区,窄小的泥路两旁尽是搭建简陋的房屋,门前有些妇女在劳作。少羽压低了声音与月儿交谈,“这镇子面上看去热闹繁华不输大城,如今我们无意走入这里却又是另一番天地。”少羽说完摇头叹气,月儿见了心里也颇为难受,这里的人是可见的贫苦,一个不管之地,苦的终究只是百姓。



“这里面和外面差别这样多,我想这外头的风光是有人精心而为吧?”“粉饰太平不过如此。”少羽冷哼一声,他不屑于这样的做法,心里十分鄙夷,只这时月儿的话又教他的心绪稍为缓和。“少羽,你看这里的女子要么是小孩子要么是上了年纪的老妇,好像并没有妙龄姑娘的身影?”月儿说完扭头向他看去,眼里充满了疑惑。少羽听她这么说脑里开始回忆起刚才路过的两侧房屋,又看了看眼前,“确实,这里头会不会……”少羽话留半句,两人相视点头,少羽又眼神示意离他们较近一处房屋前的显然已是上了年纪的妇人,于是月儿便和他一齐向那走去。月儿微微一笑,躬身柔声道,“大娘,我们能不能在你这借点水喝?”



“啊?啊!可以可以,来,这儿坐,我去给你们拿水。”妇人见来人突然朝自己搭话一时反应不过来,待反应过来后便十分热情地拍了拍自己身旁的条凳又向屋内走去,月儿和少羽坐好时妇人也从屋内出来,一手里提着水壶,一手拿着两个茶碗,给两人倒了水后也坐了下来。她显然许久未见客,突然来了这么两个外乡人,话匣子也就打开了,“我看你们不是本镇人,来这做什么呀?”“我们就是四处游玩,路过这里歇歇脚。”少羽看妇人待人友好热情,说话也带上了几分热络。“这样啊。”妇人暗暗点头。“对了大娘,我看你们这怎么没几个年轻姑娘啊?”月儿问到。



“唉,”妇人重重叹了口气,“这不好几天前来了个人,说什么要没嫁人的年轻姑娘去做活,报酬挺多的,各家姑娘就都去了,可是这一去吧就好几天没回来。”月儿和少羽对视一眼,皆是双眉紧蹙。“谢谢大娘,我们就先走了。”少羽临走前拿了一碎银给妇人。“诶,你们给我这个干什么。”妇人连忙将碎银放回少羽手中。“大娘你就收下吧,这两碗水就谢谢你的款待了。”少羽将碎银放入妇人手中,浅笑告别。两人也便朝原路返回。



少羽和月儿回到客栈时没料到天明和龙且会早他们一步,少羽性子使然朝天明调笑道,“怎么回来这么早啊?还以为你们留那过夜呢。”天明听了马上露出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扒拉着自己放在桌上的行李,“别提了,我和那个胡子脸聊不下去。”然后又自己揉了揉头发,“我就觉得他这个人怪怪的。你说是吧小龙。”



少羽本来还仔细听着天明的话,想着要问他些什么,突然听到天明的下一句话,脑子顿时就卡住了,“你们什么时候这么好了?”“就是走一圈嘛感情就得到了升华。”天明笑嘻嘻起身地去揽龙且的肩,少羽就瞪大眼看他们俩人站在窗前。“笨蛋,词不是这么用的。”月儿对着天明嗔道,但不见怒意,只有满脸的欢欣。天明也笑着摸摸自己的头,手自然也就从龙且的肩上放下。



“你们有什么发现吗?”龙且倒是脸上没有一点喜悦神色,依旧是平常的模样,但少羽看得出来,他心里一定在想些什么,以至于眉目间隐约有着烦忧。少羽点了点头,看了眼月儿,“我们发现这里的住户鲜少有妙龄女子,问了一位大娘,她说是因为前些日子有人来招工带走了。”“这怎么听着和阿珍的遭遇有点像啊?”天明问道。“是像啊,只不过这次是被直接带走的。”月儿看着他,语气颇有些无奈。



“我看今天就这样吧,这么一趟大家都累了,不如早些回房休息,明天再好好商议。”龙且向众人提议道。这里是天明的房间,故大家应和同意后便四下离去。少羽从天明房中出来后见龙且在一旁站着,看见他出来后朝他笑笑,显然是在等自己,便打头向自己房中走去。
龙且掩好房门时少羽已经坐好并添了茶,然后眼里带着几分喜悦,嘴角也噙着笑注视他。龙且被他看得不自在,便咳了一声略微低着头朝桌边走去。



“龙公子有什么事吗?”少羽语气十分轻松,一点不见之前的客套和拘谨。这人怎么突然就变了个人?龙且心里暗自疑问,面上还是镇定自若。“你不用那么客气,叫我龙且就好。”早上还莫名其妙叫了小龙,现在又这样客气,真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么。龙且看着少羽,自个儿在心里头为此想不通。“嗯好,小龙。”龙且放弃了对项少羽本人进行的一切思考,直入主题,“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在石府的时候有一点让我觉得奇怪,但是无凭据的事,我不好告诉天明。”少羽听他话里严肃,也卸了笑容,“是什么事?”



龙且说是不确定的事,话语里却透着十分肯定的味道,“我闻到了血腥味。”龙且压低了声音,眉头紧缩。少羽完完全全明白他的意思,“显然你的直觉也告诉你这里头有问题,你才会和我说这话。”少羽也降低了声量,自信道。龙且点点头,少羽看他依旧紧锁的眉头,心里头不知怎么回事见不得他这样,就这么驱着身子向前,伸手抚了抚他眉头。龙且被他惊到,整个人向后仰去,脸上早已是控制不住的惊讶神色。



少羽见了心里头骂了自己不知道多少遍,最后干脆破罐子破摔,心想大不了最多就是被他当成奇怪的人罢了,还能怎样,想我项少羽还能怕这些?于是便不再掩饰任何情绪,再伸手握住龙且手臂,见他不推开自己就直接将人朝前拉,让他坐好,“我只是看你眉头老皱着,不想看你这么一脸烦闷的,没想到吓到你了。”



“我也没什么,只是……”“我们不熟,所以你介意?”龙且拖着下半句,一时间自己接不上,看起来是在找合适的措辞,谁料少羽突然说了这话,龙且一听立马道,“不是的!”意识到自己的声音较之前显然拔高了不止一星半点,龙且垂了头,脸颊隐约红润了起来。他听少羽那样说,话里似乎有些自嘲和无奈,不知怎么就急切起来。平缓了情绪,他抬起头看着少羽,“只是从来没人对我做这么亲密的动作,我……”“亲密”二字被他咬得几乎快听不真切了,他似下了决心一般说出接下来的话,“我也鲜少和别人太过亲近。”



少羽惊讶于他对自己的袒露,也喜于他对自己的袒露,一时间不知怎么回话,良久也似下定决心,脸上也带了壮士一般的神色,“那……我能吗?”龙且突然就大笑起来,少羽被他笑得不知所措,等对方缓过劲来喘气时才意识到刚才的自己有多傻,活像个怀春的小男孩,便在龙且缓着喘气时干咳了几声,然后试图挽回话题,“那你有什么打算吗?”



“我想如果真的有问题,这问题一定会亲自找上门。”虽然缓过气来,龙且的脸上依旧有着狡黠的笑容,少羽此刻就安分地像个被管教的孩子,束手束脚的。“我也这么想,那你就早些休息吧。”“嗯,你也早些休息。”龙且起身朝门外走去,到了门边手也已经做开门之势又回过头看少羽,这次是一个十分温暖的微笑,“谢谢你少羽。”然后不等他回话就已经关上房门走了。少羽此刻心里头像被蜜浸过一样,和龙且关系的转变显然让他喜上眉梢。心里头暗自道,小龙你还真是不管在哪都很傻啊。



麻烦是长了腿的机灵鬼,你越是不想碰到他,他就越是黏着你。这找上门的好事有的时候就恰恰含了一堆问题,只等着人们点破。这天午后四人聚在天明屋中探讨案子的情况。“我觉得这柳门镇很有可能就是所有问题的起点。”少羽道。“可是这里太平静了,我们什么都没发现。”月儿遗憾道。天明对月儿说,“不啊月儿,你们昨天不才知道这也有人丢了嘛,这就是一个收获啊。”四人正说着,门外就响起一个男子的招呼声,“不知几位可在?我家石老爷让我来和几位说话。”天明跑去开门,门外站着一个男子正是那日给天明他们引路的小厮。



那小厮也不进屋,只在门外道,“你们要找的姑娘有了着落,老爷让我来带路。”四人面面相觑,只听少羽道,“还请带路。”
一路上那小厮也没有再说些什么话,四人间的气氛也有点说不出的沉闷,只剩天明在和月儿挤眉弄眼打着暗号,月儿看他那样,又不好笑出声,掩着嘴闷笑着。



好容易到了石府,小厮不领他们从正门进去,又绕着石府走了几步才寻了一处偏门邀他们进去,七拐八拐地不知走了多久才来到一处小屋前,小厮开了门做出请的手势就站立在门口。众人进去后就看见一个侍女托着一位姑娘的背给她喂水,那侍女喂完水后看见来人只稍稍欠了身又低眉顺眼地出去了。床上的姑娘脸色苍白,看起来十分虚弱,但月儿一眼便认出那正是她们苦苦找寻的王珍。



“阿珍!”月儿激动地向前奔去,见王珍虚弱的样子又坐在床边心疼地看着她,眼里渐渐地湿润起来,“你去哪儿了?怎么突然就没了音讯,王叔担心死你了,托我们过来找你。”月儿抚着王珍的手,正说着突然停下了动作看了眼王珍,王珍像失了生气一般呆愣着看她。
“自那日你们托老爷找人后,老爷就吩咐下去让手下仔细去找。这不正巧遇到一伙山匪,待剿灭了他们后就看见了这位姑娘,这姑娘大概是被吓坏了,任人怎么询问说话也没有任何反应,我们看了她身上随带的书信,才知道她叫王珍,所以想让你们来看看是不是这位姑娘,没想到还真是她。”



几人谢过小厮后便想说把王珍带回客栈,月儿也主动说明由她来照顾王珍,几人决议后,月儿扶着王珍让少羽背上便由小厮带路回客栈。
到了客栈后,月儿便悉心照料王珍,这下倒是没天明他们几个什么事了,几个人凑一堆到少羽房中去。“你说这天底下怎么有这么巧的事?我昨天才找他帮的忙,今天就找到人了?”天明显然有些郁闷,他为找到王珍而高兴却也为这突如其来的事情不解。“不仅如此,这事情怎么看怎么敷衍,就像是在打发我们。”少羽摸着下巴,整个人靠在门边,一副思考的样子。“而且……”话说一半他看了看龙且,不料对方听他话语也和他对上视线,双方眼中在交流着那下半句话。血腥味。



一个面色苍白的人,身上怎么会有血腥味?房中也并未有半点血渍。他俩已经知道了彼此对于这件事的共识,而天明却还蒙在鼓里,只一股脑问少羽,“而且什么?诶少羽,我发现你越来越喜欢说话说半句了。”“而且我们应该给王珍找个大夫,这件事就麻烦你了,天明大侠。”少羽做出拜托的手势,天明也被他说的心里舒服,就摸了摸头,不好意思道,“这有什么,我这就去哈。”然后拿了银两径直出门去。







评论(10)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