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曰归

再会。

醉中江湖 八





第八章




南方的天气阴晴不定,少羽回房后就和衣躺下,于小憩时朦胧听到雨声大作,睡得惬意了心中便没有留意。这时悠悠转醒,起来四下走动,洗簌一番后至窗边支起了窗再看街上,才知道刚才确实是天公倒下一场大雨,只是这时早已停雨,街上的小贩又陆陆续续摆起摊子。地上聚起的水滩东一块西一块,便是雨后最不让人舒畅的存在。少羽仔细向那水滩望去,发觉面上没有雨滴落下的痕迹,心里想着,不如就出去走走。下了决定后就快然踏步出门。



出了客栈后丝丝凉凉的风柔软缠绵地从身上带走暖意,害的少羽猛一出门就打了个激灵,向着眼前的街巷直直看去,一点雨的样子都不在,这风却不知道从哪卷带了雨丝蹿到人身上,少羽暗自道,这早春的脾气怪得很,净从冬日那传了不近人情的性子。却不知道就在他小憩时刘锲乔心中也暗自纳闷过。如此断论,世间万物果然是有着不尽的关系。



少羽只顺着大街走,一会的功夫就走到街尽头,眼看着街尾没入人家深处。只好向右一拐但瞧见远处的龙府,索性想着进去拜访,谁料到了府门又下不定决心了,左右绕着个小圈走了几步愣是没个想法,沉浸自己心思中,就连有人出来的声音也一点听不见,直到龙且喊了自己一声才略有点慌张地向声音源头看去,却见他身边还有那日十分目中无人的少爷哥。


“没想到能在这看见你。”方才龙且和刘锲乔闲谈,突然就发作了大雨,只好躲进里屋,待雨停了刘锲乔就向他告别,龙且正要送他出门,只这一出门便看见了少羽,实属意料之外。“哈哈,”少羽干笑两声,他向来反应快,“我只是信步一走就碰到了小龙你,看来真是缘分啊缘分。”龙且听他言语不着调也轻笑几声,身边的刘锲乔倒从鼻腔发出了一哼声,嚷声道,“小龙我走了。”大刀阔斧向前走去,正要路过少羽身旁,听见龙且邀他进去,两人间的距离也缩短了些许,来不及扔出设想好的白眼就直接转头向龙府快步走去,“我东西忘拿了。”声随人至又到了龙且身边。



龙且看着刘锲乔倒是一头雾水,思来想去不觉对方有落下什么,甚至压根什么都没带,不觉便狡黠道,“敢问刘大少爷落下了什么?”“我的心。”刘锲乔自知自己不是什么一派正经做什么事都得端着的贵家公子,出入各种场所,莺莺燕燕婉转于身,嘴上一时没把住,刚脱口而出就后悔莫及,作势在自己嘴上打了几下,“我的错我的错。”生怕龙且生气,只好乖乖站在那。少羽刚听他那话早就火冒三丈,手握紧了拳头,一脸乌云密布比天公更甚,心里不知骂了刘锲乔多少句。敢在我面前调戏小龙,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下不为例。”直到龙且说出这话,少羽才渐渐从暴怒中抽离出来。未待龙且再说话,刘锲乔就连轴地点着头,然后歉意地看着龙且,“我刚才就是一时犯浑,脑子里头进了雨水,不清醒不清醒……”还要继续责备自己,猛一抬头看不见眼前人,索性狠叹一口气,手指成屈用力点点自己的头。



“少爷你做什么呢?”这时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小厮一脸怪异地问他。“你小子刚才去哪儿了,现在又突然冒出来。”刘锲乔略带不满地瞥了眼小厮。“诶,少爷,这不刚才你吩咐的我,让我带点桂花糕吗?”哦,刚才在小龙那吃了好几个桂花糕,一时嘴馋吩咐小厮去店铺里带点。刘锲乔想到这又叹了口气,看了一眼龙府转眼看看小厮,下巴一扬,“走了。”



少羽虽说从刚才的情绪中渐渐抽离,心中难免不快,但如今这样的局面,自己哪能发作。小龙只要没有生气,自己又何必去计较。但,就算他生气了自己又为什么计较呢?往远了说,这样稀疏平常的事,加之他两人是相识多年的好友,小龙又怎么可能会有不快。当初自己又何尝没有开过玩笑,怎么轮到别人就气成这样。项少羽啊项少羽,你这气量怎么是个葫芦样的,到了头愣是收成个小口。再说,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立场……想着想着反倒把自己想到泄了气,本来阴沉着面无表情的脸平添一抹惨淡。



“你怎么了?”突然就看见龙且放大的脸,少羽一诧,偏过头去,脸上升温。龙且看他,也呆愣起来,“少羽你……脸红了……”然后想到什么噗嗤一声,弯下腰来。少羽看他忍笑得整个人发抖起来,十分无奈地扶额,“你笑什么,我这就是屋里头暖和,烘的。”“难怪,”龙且缓过气来,站起身就好似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我看你脸上五颜六色的,好看的很。”少羽摆摆手,不再言语,两人这才坐下。



龙府陈设简单,甚至说得上只是较寻常人家开阔一点。果然不管在哪,性子都没变。少羽如是想到。两人随意搭着话,听着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见龙父身影纷纷起身。“父亲。”龙且立马道。龙父点点头,十分和蔼地看着龙且又向少羽看去,“这位是?”未待龙且介绍,少羽郑重行礼,“小可项少羽,见过龙太尉。”“不必多礼,”龙父看少羽样貌端正挺拔,人也是正气凛然,心里头难免多些喜欢,“既然是幺儿的朋友,就不必这样客套。”少羽微微一笑,“那少羽谢过伯父。”



龙父点点头,自然在主位坐下,“你是怎么认识幺儿的,他朋友我大都见过,你却是眼生的很。”“我是与同伴为村中人所托,来此找寻他的女儿,”少羽语气一顿,个中经历缘由自知老人家心里清楚,“我们因同一事相识。”龙父笑笑,心中有一番思索,“很好,你们年轻人有这些想法不错,能够不独善其身就足够令我欣慰。那你此番来,可是为了这事?”



“不是,”少羽此时被问及便不好意思道,“我只是闲来无事上街走走,没想到能遇上小龙,就入府拜访。这样看来,还是有些唐突……”“这话不对,既是朋友,又何必在乎这些。我是随时欢迎你的,幺儿呢?”龙父话语一转,看着龙且。“我自然愿意请少羽你随时来府上。”说完对少羽莞尔一笑。



少羽只觉岁月流转,往昔今朝来日,一时间化为一缕柔光,在自己身上徘徊。不知是艰涩亦或欣喜,好像这柔光能摄人心魂,让他为之发狂,他努力忍住所有的情绪,却依旧无法阻止自己动容,千言万语哽在喉头,只硬生生挤出一字“好。”但仍似重石下落砸在自己心头,虽是痛极但终是踏实了些。



三人闲谈起兴,一时间哪顾府外光景,只察觉天色早已有暗下之势,少羽这才拜别。回客栈的路上,街道不较之前热闹,平静地为夜市的到来做足准备,所有人都像屏气凝神,等待着暮色四合后的繁华。进了客栈便瞧见有许多人在用晚饭,也看见一旁的天明和月儿,天明用手指左右有一下没一下地移动筷子,忍不住了就作势要夹菜,看月儿一眼后又乖乖收了手上动作坐着。


少羽快步向那走去,一边拉开条凳一边十分歉意道,“抱歉抱歉,让你们久等了。”“哎呀少羽你去哪了,我们等你等得肚子都叫起来了。”月儿笑着调皮道,“只有你的肚子在叫。”天明不管其他,见少羽落座便再也忍不住动起筷来,直到饭过五味后才依依不舍的放下碗筷。“你还没说你去哪呢。”



少羽也放下碗筷,一口咽下嘴里的饭菜,“你问那么多干嘛。”“毕竟我们等了你那么久,饿得半死。”“我看看啊……你那肚子现在跟西瓜一样,看来不饿了,我就不用告诉你了。”然后向月儿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先走了啊。”复又对天明道。



“诶诶诶,”天明头跟着少羽的身子动起来,末了只好愤愤然地转回去,看着月儿抱怨道,“他怎么这样啊……”月儿点点他的头,“你呀。”也起身回房。天明哀嚎一声,趴在桌上。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天明还来不及看清什么,就听见一女子的声音在柜台前响起,那女子十分焦急道,“你们掌柜呢!在哪里!给我把他喊出来!”女子不容账房先生喘口气就连炮喊出,好容易账房先生踹口气,自家掌柜又踱步出来,这一口气只好闷下。“莫大娘这么急着找我是发生了什么事?”然后十分老神在在地站定,还没等他再说什么,就被女子揪着耳朵往后院走去。


天明直起身好奇地看着,瞧不见人影后就三两步做一步地上楼冲向少羽的房门,猛地一推开,倒见着少羽一激灵又快速防备地看向门口,自己看他那眼色也跟着一激灵。“你干嘛!”少羽被他吓得不轻,脱口而出便顾不及音量。“我我我……”天明被他这么一喊顿时忘了自己要做什么,木然关上了房门才猛地一拍脑门,“对了!我刚刚看见一个女人特别急的找崔叔!”“怎么了吗?”少羽现在已经极其淡然地坐在椅上,显得天明那激动的样子十分怪异。“诶,你不觉得奇怪吗?”天明绕了一圈,坐在他对面。



少羽摇摇头,天明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他,“我觉得这里头有故事!”然后颇为同意自己地点点头。“既然如此,为什么不一会儿去问问崔叔。”“那你和我一起去。”少羽挑眉,不置可否。过了一炷香的功夫,天明拉着少羽向楼下走去,正好瞧见崔举一脸愁容的站在门口。



“崔叔,发生什么事了?”崔举刚送走莫织言,虽松下一口气,心中仍有郁结,恰好天明少羽来问他,便做了手势要他们同自己前往后院。三人到了后院,崔举才面色凝重道,“刚才烟柳楼的莫织言来找我,”天明和少羽见崔举脸色这样不好,也十分严肃地听着,“她急得很,说是烟柳楼丢了几个姑娘,报了官官府不管,说她青楼之地不清不楚,不查她已是万幸。”



少羽闻言皱眉,“这些人已经不着手段到这种地步!”天明没料到事态如此,闻言也心中沉重,“这……可怎么是好……”崔举闭目,一时间众人无语。好容易安静了几天,对方又这样大张旗鼓,活像示威。可自己这边却接二连三地断了头绪,一旦事情变成被动,就像是被人牵着鼻子走,哪怕敌人在明也无应对之策。更何况,现在便是赤裸裸的主动露出他们的行踪。



“失踪女子有什么特点吗?”少羽开腔打破这一场沉默。“莫织言说,这些姑娘都是刚进她楼里的新人。”新人,独身姑娘,一个人,未成家,无稳定男女关系……少羽不确定道,“至始至终失踪的都是身家清白,未成婚的姑娘。”崔举听他这么一说,脑中也串起一条线,“也就是说……处子之身?”“我不确定,这只是猜想。”少羽深呼吸,末了望望天,雨后似乎并未带来晴明天色,本该如弓挂在天上的月,此刻未见踪影。






评论(8)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