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曰归

抱歉,食言了。江湖再见,有缘即可相遇。

菩萨蛮





AU!AU!AU!重要的话说三遍。







一雨散尽,只剩悠悠绵绵的凉风在空中穿梭。青石板上还濡润着水印,人踩上去是要十足十的稳重,倒与这周遭跳脱的青草味成了截然不同的格调。项少羽来到这小镇游玩,人都道出行怕雨,可他却偏偏盼着雨来,这雨一走却是满怀留恋。



“烟雨微微。一片笙歌醉里归。”项少羽手握酒坛,半卧在游船的船板上,看着对岸的街景倒有些惬意,仰头又灌下半坛酒。正眯着眼寻丝丝风声,却听见不远处有女子嬉笑,婉婉转转更甚黄鹂,他正心情畅快,便抬眸寻声看去。



只见几个妙龄女子瞧见他这一抬眸都纷纷用绣帕掩住嘴,颇是害羞地偏过头去。她们正是谈论着这个英俊又自成气派的男子。



项少羽握着酒坛的手向上抬了抬,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对着那厢娇羞的女子们点头示意,女子们无不欣喜莞尔。最后项少羽一转头看向别处。



街上有个少年担着两竹筐,看他担的那么满满载载却灵活穿梭在人潮中,不知不觉便留意了许久。又瞧他似乎碰到什么人,在渡口附近停下,从筐中拿出一酒坛。



项少羽猜想他是哪间酒馆的小二,可即使是隔岸相望也能看出对方是个清俊的少年,似乎心中所想又不是那么确信了。“船家,”项少羽一点没有移目的意思,仍旧看着对岸少年莞尔与人话谈,船夫闻声转头向他,“你可认识那岸上的少年?”船夫顺着项少羽的手看去,原本茫然无措的脸一霎就爬上了骄傲。



“啊,认识认识。龙家的孩子,人长的好看,我们这的姑娘可都喜欢着呢。这孩子也懂事,招我们这种老人家喜欢。”船夫话语轻快,想来心情也不错,便与这个年轻人多讲了些乡间的话。



项少羽看着那抹红色,不觉笑意更深,抬手又灌下一口酒,这一次倒让他觉得诧异。这酒怎么没由来的就甜了起来。



游船过后项少羽就回了客栈休息,只这一晚睡的似乎并不安稳,来来回回不知翻了几个身才呼吸渐匀,梦中的镇子朦朦胧胧像被笼在一层纱中,街市上响着格外欢快的叫卖声,游人与镇民一同漫步着,然后一抹红从喧闹中抽离出来。



他看见少年担着酒灵活地穿过人潮,在相识的人前停下话点家常,在对方挑起担子再要往前走时,自己就按捺不住,伸手欲要帮少年挑那担子,又露出十分平和的笑容,“我来帮你吧。”他见少年一脸错愕地看着自己,他又温和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项少羽在天色初亮时醒了,起身呆愣着直视客栈的四周,最终下了榻,走至窗边支起窗子。临街还没有什么人影,微亮的天色只衬出镇子的轮廓,模糊望见街边摆起几个摊子。项少羽放了窗,久久伫立着。



他有点想喝酒了。



项少羽来到这个镇子一来是因为这里远离大城王都,可算是一处世外桃源,二来就是这里的酒令人啧啧称赞。故这个小村镇,也因此渐渐有了些名气,吸引了不少游人前往。所以要在这找到一间酒家可算是简单至极。



项少羽自客栈出来,走了两条街就到了这镇子的酒馆一条街,他立足看去,显然自己挑了个不讨喜的时辰,此刻街上并未有多少人。项少羽心上道正好,踏步向前,左顾右盼环视一圈,见着挂着“龙家酒肆”的酒幡在晨风中翻飞。



昨日坐船听那船家言语,说那少年是龙家的孩子,这酒肆恰好叫龙家酒肆,想必正是了。项少羽暗自想着,便移步在酒肆门前望了几眼,左右看了几眼瞧不见人,一股懊恼爬上心头,莫名失落正要挪步往回走去,就听见有人翻动门帘的声音。



应声回头便看见那少年一脸迷蒙地从酒肆偏门中走出来,似乎也醒来没多久,然后挽起衣袖在一旁的火架上烫起酒来,一边正烫着,一边打理起酒肆。



项少羽挑唇一笑,就这么阔步向前迈入酒肆。少年显然没有想到这么早能有客至,愣了一会便快步上前要将条凳于木桌上搬下,不料自己手刚触及条凳,那饮客也碰上条凳,用了更甚他的力气将条凳搬下。



龙且看着他站在条凳旁朝自己笑,那笑不同于他外在带给人的那种狂放恣意之态,是携带春风的温和笑容。龙且心里会意,抛下方才的怔愣,也朝他笑笑。本是相互回应的笑容,却像浸了酒一般让人快活,犹在梦中。



再回神对方已经将烫好的酒放至垆上,项少羽看他卷起衣袖后露出的小臂,正在垆前做活,悠悠然脱口而出,“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龙且听他言语,闻声抬头看他,抿了抿嘴,“什么?”项少羽于桌前坐下,对上龙且目光,“三坛酒。”



“你方才说的不是这个,”龙且轻声道,末了又想起什么似的添上,“一大早喝这么多酒怎么行呢。”



“那我听你的。”项少羽食指点上下巴,大拇指一撑,显得十分自在舒缓,“不知如何指教?”



“哪有这个道理?”龙且对他嗔到,皱了皱眉,转身就走。项少羽卸了动作,直挺挺坐着,生怕对方被自己这些没由来的举动气走,可只一会对方用肩将门帘压到一旁,小心地走了出来,他手里端着一碗白粥和一碟小菜,走的稳又快,三两步来到项少羽身前,再放下手里的碗碟。



“先吃点吧。”龙且放下碗碟后便要离去,不料被人握住腕子,随那人动作回头看他。项少羽的动作很轻,只堪堪圈住龙且腕子。眼神里浸润着不同方才的认真,“你……我……你叫什么?”



“龙且。”少年嘴角扬上轻快笑意,任他这么握着,也不抽离。“你可不像来喝酒的。”项少羽心里一遍又一遍念着少年的名字,闻言本是心下一惊,却见对方眉眼下全然是狡黠的调笑,不觉便笑出声来,最后索性朗声大笑,他紧了紧握住那人腕子的手,“我是来找人的。”



龙且挑眉看他,“那你找到了?”“找到了,”项少羽起身走近他,“在下项少羽,为垆边月而来。”



“起早不便喝酒,这里只有点白粥小菜,入夜再尽兴罢。”龙且手臂向上一抬,后退两步再朝项少羽看去,眨了两下眼转身去忙活酒肆内事务。项少羽摇头笑笑,心里却装的满满当当,随意拿起筷笼里的一双筷子,在桌上用筷尾点两下,用起了那碗白粥。



真当是无酒亦成欢。













可能会有后续也可能没有后续



评论(6)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