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曰归

再会。

菩萨蛮 续





AU!AU!AU!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江南的春衔着冬风,在黄昏时刻便凉风袭世,但却一点也不令人生畏,反倒有了些眷念。暮色渐有四合之势,项少羽算准了时辰走出客栈。他下了楼正要出客栈时被人叫住,听出是掌柜的声音便回头礼节一笑。



那掌柜此刻正得清闲,为人和善,几日观来似也天生喜与人热络,“项公子这是要出门?”他在这里住了几日,客栈掌柜也与他打了多次照面,一来二去也算熟识,这才在他出门之际叨唠几句。



“是。”项少羽索性转身走向他,不着痕迹地颔首示意。“这就要入夜了,可不先用点饭菜?”掌柜的面色慈蔼,就像在关心一个后辈,令项少羽生出几分亲切来,语气也颇为愉悦,“谢过掌柜好意了,我出门就是为了饱腹去了。”



“哪里的饭菜这么招项公子捧场?”那掌柜脸上一副惊诧表情十分夸张,一眼便能知晓言语后的玩笑意味。
项少羽却想起了早晨时分在酒肆时龙且那轻快笑意,活像与他调笑的狐狸。可转念一想,又觉那人怎能是狐狸,分明就是天上明月,只不过喜爱在夜色中同人嬉闹,走几步便不见他影,可猛然抬头就见那清朗模样。



他心里头想的入迷,恍然般就想拍拍自己的脑袋,暗自笑自己着了魔。但即使真的着魔又如何,自己本来就是冲着魔去的,想到这话语也添上几分玩笑,“白粥小菜,不在话下。只对月纵酒,快意得很。”



掌柜面上带笑幅度颇大地点点头,不再多言。项少羽别了客栈掌柜便径直朝龙家酒肆走去。他早把路程熟记于心,用不了多久人就站在了酒肆门前,果然看见少年当垆,心里头没由来的满当,迈步走进酒肆。



龙且自项少羽站定在门前时便看见了他,有意无意瞥了几眼又招呼起客人。见项少羽在角落一桌坐下后几步蹭到他身边,低着声音问他,“你吃了没有?”



项少羽下意识自他身后望去,看见他身后柜几站着的男人,那人正低头算着账。复将视线拉进,看着他有点怯懦地同自己讲话,心下觉得有趣,也压着声音和他说话,“我急着来。”



少年很是明显地皱了皱眉,嘴上嘟囔着听不真切的细碎的话,项少羽听出对方是在抱怨自己不爱惜身体。心中暗道,我这不是急着来么,在早晨时就恨不得立马入夜。他心里这么想着,嘴上也多少吐露出一丝半点。末了见龙且离去的身影停顿了一刹,又比刚才更快得闪身进了后房,却感到纳闷。



没过多久就见少年手里端着碗碟来到自己面前。眼前是颗粒饱满的白饭,只看着便能感觉到入口软糯,碟子上的不再是清早的小菜,而是用心烹炒的家常菜。他一时间不知如何动作,心里头暖暖的,抬眼与龙且对视,眼里全然是同那白米一般的饱满情绪。这一眼倒让龙且心下惊异,整个人呆在那。



“你愿意和我一起出去走走么?”项少羽微微一笑,眼里装满了十足十的真诚,让人看着便不忍拒绝。龙且弯了弯唇角,柔声道,“你先吃。”



“那你赏不赏脸?”项少羽连忙追问一句。龙且见他似有慌忙模样,本要与他玩笑就这么堪堪忍住,十分正色地应他,“当然,多少次都愿意。”



两人相视一眼后,项少羽目送龙且招呼来客,自己动筷吃起这晚饭,心里头又喜悦又兴奋,恨不得一口吃完这桌上所有,但奈何饭菜美味,便细细尝起来。



好容易吃完了饭,项少羽抬眼就看见龙且站在垆边向自己望来,还未说什么就看见他朝柜几那边走去,和那厢的男人交谈了几句后就朝门口站着,对他眨了眨眼。项少羽会意,便同他一齐出门去。



“那个人是?”路上项少羽想了半天要如何开口,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什么话,平常的健谈仿佛在此刻烟消云散,只挑了最无趣的内容开腔。



龙且和他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这镇子的夜间市井十分热闹,街巷两旁挂满了照明的灯笼,各式各样,倒有点上元节的味道。“我哥。”龙且转过头看了一眼项少羽,“家里剩下我和他互相照应。”



镇子依山傍水,一条长河绕着镇子转了半圈,又从中心穿过流淌出去。这河便是镇子上的住民日夜生活所依赖的,因它穿过镇子,故在中心建了座桥,以供左右来往。两人行至桥上,项少羽拉了预要前行的龙且的衣袖一把,两人便在桥上望那河景。



河上飘着不少的河灯,映得那河如跌落人间的银汉,点缀朵朵星光。项少羽心中大致知晓龙且之前的日子过的不易,又想到自己虽然也是独身,但多少有叔父和族中长辈打点照应,不免有些不是滋味。可他不想过多去了解对方的过往,在他眼里,此时此刻才是最为重要的。



项少羽紧紧盯着那些河灯在夜风中摇摇晃晃前行,心中虽下了很大功夫的决定,但仍是颇为镇定地道,“龙且,”两人本来无言,龙且闻声看他,却见对方直视眼前,又许久不语,正打算回头不再看他,不料项少羽猛地转过身来,垂在两边的手握紧了拳头又松开,来来回回几次最终上前握住龙且的手。



龙且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惊着,却没有一点抽回手的意思。“我想呆在这,我不走了。我想在这立根。”对方眼里全然是恳切,龙且渐渐低下头去。项少羽被他这动作打乱了心中的镇定,这时才发现,自己也有心纠成一团的时候,整个人想被拧过一样的干巴巴。



龙且低着头看这用石块堆砌出的拱桥,心中走马灯一般转过千百思绪。时间久得让项少羽觉得自己握住他腕子的手发酸,龙且这才抬起头来,眼含坚定,但脸上却是轻松神情,“对岸的街后有一处小院不错。”说完便弯起眉眼看项少羽,朝他十分温和地笑笑。



项少羽怔了一会,方才时间好似凝固,让他所有感官都停止了与世间的接触。这时心里头揪成的结被龙且如沐春风的笑容抚平,整个人都清爽了一番,明白他话里意思后便不能自已地把那握着他腕子的手往回一收,将他抱住。



龙且因项少羽的动作踉跄了一下,最终靠在对方怀里,听他那鼓点一般的心跳渐渐和缓,末了强有力地跃动着象征主人健壮的生命。龙且双手上前,也回抱住了项少羽。



天上圆月为小镇镀上一层光,照亮这小镇所有的喜乐安康。













没想到我真的写出了后续,默默地觉得可能还有后续的后续(捂脸)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