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曰归

再会。

醉中江湖 九





第九章




少羽同天明来到城西南时正是午时鸡鸣后,小憩过后的百姓人家又该活跃起来。但城西南并非闹市,也鲜少有人聚居于此,少羽天明一路走来,人影渐少,至一路口向烟柳楼望去,只偶尔有一二客人来访,看见紧闭的楼门又摇头返回。



谁都知道烟柳楼的莫织言不是个好脾气的主,所以从没有人会去触她的霉头,既然楼门紧闭,必然麻烦临头。而这个麻烦却开始有人尽皆知之势。



少羽和天明在与崔举商量完对策后直奔烟柳楼,而此刻却也不知如何是好。天明在原地转着圈圈想法子,却见少羽溜达着朝一小巷走去,猛一抬头从思绪中抽出就见对方早已远离自己,天明不做他想小跑追上。



“少羽你干嘛?”天明喘了几口气,瞪着大眼看少羽在小巷里左顾右盼,一时疑惑不已,询问出口后对方又不理自己,正要再次发问就被少羽拍了下手臂。他顺着少羽手看去,视线停留在他指头,再往上一抬眸,就见着一半掩的轩窗。



天明回过头朝少羽眨眨眼,手上比划了一通,看少羽未曾言语,想他是默认了,就开始手脚并用准备向上爬。才刚爬了一两下,脚还在找着力点就感觉身子一轻,恍恍惚惚听到推窗声这才知道少羽把自己提进来了。



少羽刚一落地稳住身形,抬眼就见那厢站了个妙龄女子,模样十分漂亮,国色天香尚不至于,但粉面含春却是名副其实。女子闻声瞥了一眼窗边,见着两个陌生少年闯入却也不惊,她侧脸向少羽,又挑了挑眉,一时间风情无限。



少羽正愣在她这莫名的秋波中,就见女子张大了嘴,嘴角扬上笑意,少羽霎时回神,闪身至女子身旁,掩住女子的嘴。



“别喊。”少羽凌厉地看着女子,眉眼间透出不可反驳的模样。天明见眼前走马一般发生这许多事,不经微微开口,随即也迈步向少羽。



女子手攀上少羽的手臂,顺着他掩住自己嘴的手一路轻抚,然后环住他脖颈十分轻柔地按了按。少羽瞬时脱手,歪头向一边轻声咳了几声又转头看向女子。



“不知二位此番闯入小女子房中所为何事?”女子缓步至木施旁,褪下身上的薄纱,毫不介意地又走到木桌旁坐下,扣了扣桌示意天明少羽坐下。



少羽觉这女子不一般,此刻又这样自在,心中所想便直截了当说出,“烟柳楼闭门,姑娘房窗半掩,少羽这厢也不算不请自来吧?”



“你叫少羽?姓什么呢?”女子为二人斟上一杯茶,末了脸上带着温柔神情看向天明,“你又叫什么呢?”



“我?”天明闻言指了指自己,见女子点头便不好意思道,“我叫荆天明。”正摸着头就被少羽点了下脑袋,天明手还保持摸头的动作,回头不满地看向少羽,见他脸上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只好讪讪回头。



女子掩嘴一笑,她上下打量二人自顾自品完一杯茶后淡然开口,“可从来没有规定说女人家窗子半掩是为了客人来访。”她眼中是如她所言那般的,全然没有包涵任何深意,一眼望去干干净净。



少羽不再与她废口舌,心里会意便单刀直入,“我二人此番冒犯是为烟柳楼女子失踪而来。”



那女子似乎无意听少羽的话,又自斟一杯茶饮下后斜着身子摆弄桌上的一把折扇,少羽二人也同她这么坐着。女子打开了折扇,反复端详着,少羽二人也在她转腕看扇时知得扇面上的内容。



那折扇面上画着一位女子向前走去的徐徐背影,女子身后的远处有一位书生向她处眺望,但观者入眼却又是一个背影。周遭的春色美景不知缘何都显得黯淡了许多。



天明呢喃了一句,“这颜色怎么用的都这么暗。”这才使得少羽恍然大悟,自己沉浸在画中景象所创造的情境,却完全没有在意到这最本真的特质。



两人正各自思考着这画,突闻女子哂笑一声,“没由来学那些穷酸书生悲秋伤春。”猛的合上折扇,随着合扇声一响,女子脸上愠色消散,又是盈盈笑脸。“小女子挽烟,算是不请自语。”



挽烟语罢倒让二人的羞愧之感盖过方才的奇异,少羽将视线转向一旁,不甚自在地摸了摸鼻子,天明表情一僵,整个人埋首下去。



挽烟觉着好笑,但只弯了弯嘴角,再说话时语音里夹杂着若有若无的轻快,“我不便与你们多言,再过一会石孟谣就该来了。”此话唤起了二人全部的精神,显然两人都仔细听起她的话。


挽烟垂眸看着自己的手,抬眸之时,少羽望见她眼里的深潭。皱了眉旋即又放松开来,就在他皱眉那一刻起他看见那深潭越发清明起来,最后甚至如先前一般清澈。



“烟柳楼的女子丢了五个。一个是两日前刚进楼的小姑娘,两个是进楼一段时间但只为客人奉茶的,还有两个是正在习乐的姑娘。”挽烟仔细道,又点了点自己的额,“还有什么呢……或是你们有什么要问我的?”



“这几个人怎么丢的?”天明双手撑在桌上,眼放光地问她。



“这我可不知道,兴许是风刮的,或是人跑了,还是半夜掳走的?我只安分守着自己便足够了,这个中缘由所知甚少。”



少羽四下打量这屋子,发觉挽烟注视着自己便淡淡道,“你可知这些女子为什么会被掳走,又或者她们有什么相同之处?”



挽烟眼珠一转,睁大了眼看他,“她们都是女子啊。”天明噗嗤一声笑出来,似是想到自己身在何处,便捂紧了嘴,整个人埋头在胸前,笑得身子抖起来。少羽气不过,一掌拍在他背上,听见天明“哎哟”一声便十分快然得扬扬下巴挑眉看挽烟。“挽烟姑娘是和在下开玩笑了。”



“玩笑不玩笑,全由你说了算。我也只知道这些,其余一概不知。若你们真心为此事而来,该寻个好时机,问问莫大娘,她知道的一定比我多。但不是现在,她不会喜欢在她关了门后还翻窗进来拜访的客人。”挽烟起身凭窗,手指在空中舞了几个好看的转花,轻飘飘指向窗外。眼珠向眼角移去,显然是在送客了。



少羽也回她一笑,扯了捂着自己背的天明走到窗边,正要踏窗而去,又似想起了什么回头望向挽烟,脸上笑意依旧,“那敢问为何石帮主仍可来此拜访?”



女子嘴张张合合几次,轻到几近听不见的声音如风般丝丝缕缕传到少羽耳中,天明还未仔细分辨她说了什么就猛地失了力量恍惚起来,待天明回过神来自己已经愣愣跟着少羽走了有一会的路程了。



天明的话是憋不住了,一时间不知从哪说起,张了嘴一会又连珠炮一般响了起来,“少羽你以后要带我上天入地的能不能跟我说一声,你说一声又不会耽误什么事!你这样……”天明见少羽压根没有要理自己的样子,涨红了脸,“你这样以后是不会有女孩子喜欢你的!”



不料这话引起了少羽注意,对方总算扭头回来看自己,眯着眼上下打量了天明,最后疑惑道,“你是女孩子?”天明气的快要上前拳打脚踢,想了想自己打不过他,只好忍回去,闷声道,“反正以后没人看得上你。”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就有人喜欢我这样,”最后十分挑衅地一字一顿道,“万一还是个大美人呢。”



天明哈哈大笑起来,在路边捂着肚子就差满地打滚,笑得心满意足了才直起身擦擦眼角泪水,“哎哟哎哟……就你?还大美人?你就慢慢等吧!”最后十分骄傲得说,“我可有月儿!”



“月儿答应和你在一起了吗?你们两个有在一起吗?人家喜不喜欢你还不知道呢,你骄傲个什么劲?”少羽拉着脸看他,甩甩衣摆昂着头径直走去。



天明愣了一会,快跑几步追上他,又在他耳边喋喋不休了几句。最后顿了顿,突然一拍手。少羽被他这样的动作弄得是十分奇怪,疑惑地看着他,末了就听见天明道,“我想起来我要问你什么了!那个挽烟到底说了什么?”然后眨了眨眼睛,露出了孩童渴望吃食一般的眼神。



少羽点点头,然后故作深沉道,“她说,因为人家有魅力——懂不懂?”然后继续大步向前,天明显然不信,“什么嘛,怎么可能是这个。你肯定骗我了。”继续锲而不舍地在少羽身边追问。



日近黄昏,渐渐黯淡的金光依依不舍地停留在两个少年身上。静和安稳。



何守仁站定在衙门前,等了一会又左右踱步,思来想去眉头锁的越深。街上的人看见知府这般无不留意,甚至有几人也站定在衙门正对的街上看着他们知府此刻的动作。



何守仁手一握拳,暗自点头,待看见街上围观自己的百姓又十分烦躁地挥了挥手“去去去,看什么!”板起脸倒震慑了不少人,人群作鸟兽散。



人群散去后,何守仁叹了一口气,急冲冲往里走去。
衙门堂上此刻正坐着一个人,十分悠闲地端着杯品茗,身旁站了两排衙役。



何守仁走至堂内,拱手一笑,又正色起来屏退左右。待那两排衙役走得干净了,就至旁边的位置坐下,笑着正准备开口就听那人道,“何大人舍得来了?”



“哈哈哈,石先生这是取笑我了。只是有事于身,来晚了来晚了。”说着伸手上前摆摆,脸有歉意。



石孟谣放下茶杯,背靠椅背,“我还以为何知府是有了架子。”见何守仁预要解释,便又道,“不必多言,我只是说说。何大人要愿意,可以就当成个笑话。那石某敢问何大人此番让我前来是何事?”



“我知道石先生急着去找挽烟姑娘。”何守仁意味深长一笑,看石孟谣瞬间脸色一变,肃穆看他,眼神十分凌厉。便赶紧话锋一转,不再多言,“这次请石先生来,是因为我这桐渝城女子丢失的事情。”



“与我何关?”石孟谣恢复往常神色,只话语出口依旧冷淡。似寒风刺骨。



何守仁被他此举是误得不知所措,赔笑缓解这席间气氛。“石先生何必如此。我只是想给大家一个交代,所以才来请石先生……”



“想必是因为那刘锲乔。”石孟谣打断他那客套话,“你给大家一个交代?早要给个交代就不必至此,想来是刘小少爷光临,你得应承罢了。”



何守仁所有的神情都凝在脸上,最后挺了挺腰,仍十分和善道,“这话何苦如此,我没有十足的办法才来请教,总不能让我误打误撞吧?”何守仁脸上不带任何表情,语气是越发和善。



石孟谣将茶一饮而尽,“刘锲乔向来不会管闲事,要不是他的妹妹出事他是决计不会过问半点。听说他最近也经常遣人来问候何大人?看来不止他妹妹了。总有些牛犊愿意试试,但不知龙府的公子也爱凑这热闹。”



“我会给你一个答复,但不是现在。”石孟谣起身,向衙门外走去,“我不能让挽烟姑娘等我太久。”语罢人也出门去了。



何守仁注视着石孟谣的背影,面上波澜不惊,手上握拳复又松开,最后无力地垂在身侧。良久,转头向衙门后堂走去。








评论(6)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