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曰归

再会。

【博战】挽湖月 二






cp:童博×童战                ABO设定





第二章




月芽百无聊赖地坐着,心里头却挂念着童战。方才见他神色恍惚,似乎身体不适才半响离开。此刻估摸着也有半个时辰了,却不见人,心里不免担忧。



心之所向,不由得起身去寻。步履匆匆,连走了几条道,见着那人正缓步向这,于是加快脚步迎了上去。



“你去哪了?”月芽站定在他身前,将他大量了个遍,确定无碍后又道,“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



“在别处透透气,一时没注意离开了多久,让你担心
了。”童战心里乱的很,刚才追那蒙面人出去,打了照面却让自己惊讶不已。来时又曾想是否同月芽天奇诉说,此刻真见了人,又打消了念头。



“没事就好。”月芽松了口气,转过身径直向来处走去,不一会又回头看童战,“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他们估计要开始了。”
童战朝她点点头,随她前往。



待二人回到那聚集众武林人士的庭院时,此前较为静谧的气氛已然被打破,众多声音混杂在一起,一声高过一声,不知道的还以为哪家的喜事那样有排场邀了方圆百里的人来热闹。现在的御剑山庄热闹是热闹,但全然是无处宣泄的愤怒浇筑而出。



“我断刃门从一月前就开始有门徒失踪,十六人个个查无音讯!”
“仅仅十六人常门主就这样的火气,那我门下三十六条人命又找谁说去!”
“好了好了,你们要吵就出去吵。我们来尹庄主这里要好好商量对策的。”
“是是是,你吴东平除了两个徒弟其他都没事,当然能在这好脾气地说话。”
“什么意思!难道我两个徒弟就不是人命吗!”
……



尹天奇皱着眉头看眼前吵作一团的人,其中也不乏他的前辈。心里暗自摇头看向众人,朗声高作道,“别吵了!”这一声倒是让惊涌澎湃的声潮止了止。见众人暂歇了嚷声,尹天奇复缓缓语气,“这事谁也不好受。但是光比谁的损失大,也是无法解决问题的。你们还是都说说对于这件事的看法。”



前头的人总算安安分分陈述了各自的看法,也算天奇这些年的庄主没有白做。童战扶着院落长廊的房柱想到。因月芽在身边自己也不好让她察觉什么,只得稍稍扶着借力。



“这些人倒真的没脑子。死了的人也救不活,凭着这个吵又有什么用?非得喊一声才知道该做什么。”月芽语气愤愤。瞪大了一双杏目,里头闪着明灭的怒意。



“自己门下无故丧失了那么多条人命,放在谁身上都不好受。若是水月洞天里出了这样的事,我也不会比他们好到哪里去。”童战转头对向月芽,虽话里严肃但神情仍旧温和。又想再与她言语,可开口间便蹙了眉,疑惑望向四周,复道,“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什么味道?”月芽跟着他的话重复了一遍,四下仔细闻闻又无察觉,“我没闻着。是什么味道?”



“香甜的,越来越浓。”童战感觉到有些气息在涌动,心里头莫名不安。因这不安又不放心地问了一遍,“真的没有?”



香甜?月芽脑海里一直转动这两个字,低下头冥思,又细心去闻了闻,实在毫无察觉。正要抬头去看童战就听他急切短语到,“糟了。”



月芽连忙抬头向院落四周看去,只一眼便觉惊诧。前头
本静下来探讨对策的各大家,又骚动起来,可此时却不同方才。他们个个眼里装满了欲念,又似在与自己极力挣扎。闭目控制自己时身子不住颤抖,倏忽一下睁眼似虎如狼,疯狂地向四周看守的小厮扑去。



那些小厮也不知道为何突然间发生这样的事,又见众多来客朝自己扑来,害怕得四下逃窜。本是力求自保的行动,却闹得庭院里更加混乱。连本来一些尚能勉力控制自己的人士也纷纷陷落。



各大家带来的门徒子弟也无不惊奇地看着眼前,好容易反应过来要拉住自家家主,却不敌他们力气,没几个来回便被推开。几个大胆的门徒不放弃地拽住自己家主,最后被怒极攻击,场面乱成了一团。



“怎么会!怎么……会……”尹天奇被眼前的景象震惊,突然双目瞪大,感觉一阵强烈的欲念自丹田翻涌而上,几近要向那些人一样疯狂地向前扑去。幸好动作灵敏反手抓住边上房柱,颤抖着手去拽身边被吓坏了的铁卫,“去!去我房内!在我床边的屉子里拿一青瓷罐子的药来!快去!”那铁卫被他猛地一拽,原本便被吓到,此刻抖的像筛子一般,“是是是。”僵直了身子,磕巴着应他。



尹天奇见状,又推了他一把,“还不快去!”见人磕磕绊绊快速朝自己房间的方向跑去才略微舒了口气,可回头看向庭院,有几个小厮已被扑倒在地,那些大家像饿狼一般凑近了那几个小厮,更甚在他们身上撕扯衣物。尹天奇用力狠拍房柱,话里全然是不可置信,“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有坤泽的气息?”



月芽为眼前不曾见过的场面惊诧不已,猛然回头看童战,却见他整个人依靠房柱支撑身子,额上满是细密汗珠。“童战……”月芽轻呼他,见他全然没听见自己唤他,紧咬下唇,竟生生咬出了血。“童战!”一时慌忙,加大了声音唤他。



童战听着月芽唤他,但只觉此刻天旋地转,那些乾元被坤泽气息诱发,毫不保留又凶猛地散发自己的气息。浓烈的乾元气息纠杂在一起,像一块巨石压在童战身上,让他喘不过气来。体内压制的情欲即将喷发而出,情急之下不顾一切用内力调息压制,此前又服了药。现下药物情讯纠缠,自己又强制压抑……顿感眼前一黑,只来得及回应她一声,“月芽……”便倒了下去。



月芽听他声音微弱回唤自己,又见他身子欲坠连忙扶住。“童战,童战!”连连喊他名字却无半点回应,手不知措去碰他额头,触感高热,瞧他脸色只见双颊绯红。这下自己只呆愣着在原处扶他,全然不知如何是好。



“童战!月芽!”闻声回头。只见天奇跌跌撞撞向这奔来。“怎么了?”来至二人面前,映入眼帘便是月芽神色呆然地站立,半抱着童战无措地看他。



“我不知道,童战他……他突然就晕过去了。”月芽急得头不住地摇,天奇也是第一次见她这样慌忙。皱起眉头担心地望向靠在她身侧的童战,一把将人打横抱起。“你去牵马,我们现在尽快赶往龙泽山庄。”



“好。”月芽点头应他,极力使自己镇定下来,闪身几下去马厩。



尹天奇抱着童战匆匆往门口去,一路不忘交代,“看住这里,任何人不得闯入!”几个怔住的铁卫听他一吼恍若梦中惊起,“是,庄主!”多年的经验使他们迅速恢复,听令天奇吩咐看管此处。



月芽牵了马,在门口等候。见天奇抱人出来后把缰绳递给他。天奇小心将童战抱上马,自己翻身上马在后拉住缰绳揽着他。两人驾马向龙泽山庄疾驰而去。



一路上匆匆忙忙,待路程渐少,龙泽山庄若隐若现时,尹天奇那颗悬着的心才舍得放下一放。正松口气时,一股淡淡的香甜气息闯入自己鼻腔,天奇讶然,低头去瞧童战。心下连道自己被御剑山庄的事疯魔了,可待身上燥热掀起时才觉事态严重,脑中那根松懈的弦又立马紧绷。“驾!”自己若不加快速度赶往龙泽山庄,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尹天奇同月芽前后脚到达龙泽山庄,甫一下马女子已然冲进去招呼隐修。故天奇小心将童战抱下马时隐修已被月芽拉出来。



“哦哟尹姑娘,什么事情这么急啊。慢点慢点,体谅一下老人家。”未看清楚隐修身影,那声音就已然入耳。月芽拉着隐修向他们赶来,天奇也顺势进入山庄,正好碰面。



“这是怎么了?”隐修看见被天奇抱着的童战显然一惊,手指了指童战,又转头瞧瞧两人,“昨晚还好好的。”



“我们先进去,路上说。”隐修见二人神色紧张,便不再多问,随他们快步走去。“今日御剑山庄大会,不知道为什么庄内突然有坤泽的气息。现在乱成一团。童战不知道怎么就晕了过去,我和月芽送他回来。顺便也想请隐修你帮帮忙,看能不能让山庄的事情平息。”



隐修一听差点跳起来,“他跟着去了御剑山庄?”



“为什么不能去?”月芽见他反常,心下留意又下意识立马问到。



隐修想起童战千叮咛万嘱咐不能说,连忙住嘴,咧嘴一笑改口道,“没什么,他这几天身子不好,不能太劳累。”



月芽听着他话心存疑惑但关切更甚,“你不早说!”话里含几分嗔意。



“我早说?我说了管用吗?他听吗?”隐修指了指自己,板着一张脸愤愤道。他这个大夫当的真是不容易。治不好怪他,治的好又有他的事,明明是一个两个的不听话,怎么都赖他。



三人赶到童战房内,天奇轻手扶他躺下。“隐修你先看看他,我和月芽在房外等你。”隐修比他们慢了一步,正靠着房门喘气就见他们错了自己身,吩咐好便出门去了。



“诶!诶!哦,这样就走了?”隐修向远处瞪了瞪眼,认命地关了房内至床边,搭上童战的手探他脉象,眼珠左右一兜,复放下他手,摇了摇头。“这下糟了。让你非要逞强。”叹了口气后在他床边的柜子里上下翻动起来,找出一瓷白瓶子,打开细闻后暗自点点头。“行了,就看能拖多久吧。”



走到床边要将药与他喂下,这才发觉不好,这药怎么也喂不下。“唉!”想了想实在没办法,猛地推开房门朝屋外喊道,“来个人喂药!”



“喂药?喂什么药?”隐修才刚吼完就见童博那脑袋凑近了看自己,不免被他吓一跳。“哇,你这从哪蹦出来的。”拍了拍自己胸口,睁大了眼看他。童博也同样睁大了眼左右踱步打量他。“我说,尹庄主和尹姑娘呢?”隐修又问到。



“哦,他们呐,刚刚去找童心了。我就过来了。”童博咧着嘴对他笑,笑了一会又皱起眉,孩子般不快道,“你还没告诉我喂什么药呢。”



隐修觉得自己是一个头两个大,管不了那么多直接拽着童博衣领进屋。童博猛地被他拽进去,右手扣上他手欲要扯开。“给你弟弟喂药。”隐修见他动作便松开了手,把药瓶往他手里一递。



童博听他话语,停了动作,“童战?童战怎么了?”一脸迫切地追寻答案,顺着隐修的手看向床榻,见童战躺在那里,几步上前。“到底什么了?”又回过头问隐修,这次话里还多了几分担忧。



“你先别管这个,喂药喂药。”隐修摆手让他停停,点了点药瓶严肃道。



“哦。”童博听他话,失落地应道,待打开药瓶后转头看隐修,“怎么喂啊?”



隐修觉得自己快要把胡子气没了,他瞪了眼童博,“我刚刚直接喂用水喂都喂不进去,你用嘴喂吧!”



“可是豆豆说不能亲别人。”童博眨着眼颇有些无辜道。



“他是你弟弟,你随便亲。”隐修说完转头不去看童博,自个抱手背对他暗自生闷气。真是没一点好事落在他头上,这些不懂事的家伙,只会气他。



“好了。”正气着就听童博说到。转身看他依旧是一脸无辜的模样,看着那脸怎么也气不起来,只好闷闷道,“怎么样。”



“凉凉暖暖的,和豆豆的感觉不一样。”童博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抬眸向上似在回想。



“我没问你亲的感觉!”隐修简直要跳脚。








评论(9)

热度(43)

  1. 天兰殷曰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