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曰归

抱歉,食言了。江湖再见,有缘即可相遇。

【博战】挽湖月 三





第三章




见着隐修气冲冲地抱着手瞪自己,童博也是摸不着头脑,半晌只觉委屈,“你又没说清。”



隐修听他言语,只好在心里狠叹一口气,“药喂进去了吗?”因实在不放心,上前几步凑近去看。



“好了。”隐修气势一软,童博也开心了几分,笑盈盈回他话。两人正大眼瞪小眼,突然童博皱着鼻子左右嗅了嗅,最后摸摸头奇怪道,“诶,隐修。我怎么感觉这屋里香香的?还有点甜?”



隐修听了立马直起身子,瞪大了眼愣着,“啊哟。”童博被他这么突然叫声吓了一跳,也愣着看他,冷不丁就被隐修拽起来,往外推搡。“隐修你干嘛啊?你干嘛推我啊?”童博满脸莫名,自己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被隐修往外推去,到了门口处硬是扒住门框不放手,谁料到隐修哪来的力气,自己都快撑不住了。“隐修你干嘛推我啊,还让我出去。”



“你你你现在必须出去。”隐修皱着一张脸使劲把他往外推去。两个人就这么僵在门边一来二去。



闻声赶来的童心尹天奇月芽三人看到这幅光景也好奇。“大哥,隐修,你们这是做什么?”童心仍是那平淡表情,只是这次神色下浮现一丝讶然。



“隐修他无缘无故就把我往外推!”童博瞧着三人来到,心里头平升起一阵底气,连忙告状。



“我要是不推他出去,他就会犯错!”隐修也不甘示弱,气鼓鼓地瞪大双眼道。



“犯错?犯什么错?”童心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俩,视线一转又看向屋内,“二哥?”



尹天奇心中一惊,想起自己来时的事连忙道,“好了,你们两个歇一歇,在这闹腾也不怕吵到童战。”



听到尹天奇的话,童博立马卸了力,正要站定就被隐修猛地一推,人往后退了几步才堪堪站着,这时抬头就看见隐修关了大半的门,只留下一条缝正好露出他的脸,满脸没缓过劲的气愤。



“你们快点到别的地方商量事情处,我照顾童战。”不等他们反应,皱起一张严肃的脸就把门给关上了。



门外的人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隐修今天是吃了什么药哇。”童博脸上透了几分委屈,抱怨一般看向三人。



月芽朝他摇摇头,尹天奇心下猜测正应了自己来时的事但仍一脸茫然地朝童博摊了手。童心眼中有光明灭,看着那紧闭的房门,转瞬又微抿了嘴对着三人道,“现在时间紧迫,我们现在出发,大哥你也一起来。”



“我?”童博指了指自己,见着童心点头后扬起嘴角乐呵呵跟上他们。



四人策马向御剑山庄赶去,借着路上的时间,童心道,“大哥,一会你用神龙功进去御剑山庄,我们这里有几包药粉,你只需往里头洒,能洒多远就洒多远,最好整个御剑山庄都洒满。你好了之后,出来和我们说一声。”童博虽不知出了什么事,听见童心交代自己的事觉着有趣,便一个劲地应下。



“月芽你和大哥一起进去,有不周到的地方你帮衬一下。你就在庄内帮忙,一会大哥好了,我就和天奇一起进去安顿那些人。”月芽和天奇应下,四人更加紧时间往御剑山庄赶去。



到了御剑山庄,童心于怀中拿出几包药粉给童博。童博笑笑,一个转身使了神龙功进府,月芽也立马向内奔去。



童心紧锁眉头,自己仅在庄外就隐隐感一阵欲火在体内烧着,里头只怕不会更好。转头向天奇看去,对方也是满面愁容正看着自己。两个无言摇头,静候童博出来。



一见着天上翻出一条银龙,两人便迅速向内冲去。童博落地只能看着两人留下的背影。“怎么走的那么快。”童博不解自语,缓步跟上。



待安顿好一切事宜后,看着狼藉的御剑山庄,一众武林
强手仿佛被人抽干了气力,落寞地看着周遭,有几个甚至大哭起来。那样的动静,有几个中庸小厮和门徒丧了命。



童心摇了摇头,轻声对着怔愣的尹天奇道,“看来和进来的事脱不了干系。”



“是我大意了才致使这番局面。”天奇阖了眼深深呼吸,话里全然是自责,再睁眼时便也是那落寞神色。
童心伸手捏了捏他肩膀,天奇知他心意,将手覆在他手上,勉力一笑。



童博看着他们两个,也做出那副深沉表情看眼前景面,突然皱起鼻子嗅嗅,“诶,我刚刚怎么没感觉到这里有香味。一定是刚刚洒药粉太专注了。”觉得有理又自己点点头,半晌奇怪道,“这香味怎么和童战房里的有点像?”歪着头兀自思考。



“什么?”童心转头震惊地看向童博,“大哥你说什么?”天奇这时听了只觉莫名骇然,童战绝不想别人知道这事,否则怎会隐瞒如此之久。



“啊,香味啊,怎么了?”童博第一次见童心那般表情,顿时无措只愣愣道。



“不是,后面的那句。”童心努力使自己平复下来,见大哥似被自己那般模样吓住,便缓了缓再问到。



“哦,我说这里的香味和童战房里的很像。”童心脸色的平和让童博略微安了点心,自己也不免觉得事情不对,“怎么了吗?”



“没事。”童心出言平静,心里却五味杂陈。怪不得二哥会在庄内晕倒,他竟瞒了这么久……



“童心。”天奇板着脸严肃道,“童战不说自然有他的道理,如果不是必要之时,就让他继续保持不告诉你们的想法。”



“我知道。”话语里夹杂几分颤抖意味。



隐修煎了药正端回房,放了药碗立马松手捂在耳边,抬眼便见着童战坐着似在想些什么。



“你醒了?来来来,把药喝了。”隐修正要端药碗过去就听见童战话语便停了动作。



“我睡了多久?”



“没多久,顶多一个时辰。”



“其他人呢?”童战揉了眉心欲要起身,才站起来又摔在床边。



“你别急!坐好!”隐修一手叉腰,一手指着他,“就这么一天功夫你就闹成这个德行,你这是存心给我找事!你怎么比童博童心还不让我省心!”



“是我太粗心大意了,没想到御剑山庄聚集的是武林高手也是乾元。”童战晃晃脑袋,勉力起身跌跌撞撞到桌边坐下。“你还没说他们人呢?”抬眸看了隐修一会,主动去拿那药碗,小心翼翼喝下。




隐修闷哼一声,也坐下,“应该是去御剑山庄了。”见他喝完药还要问话立马打断,“你先管好你自己!这次你这样折腾,合欢汐讯是控不住的了。你就等着吧,看那天痛不死你。我估计到时候气味也散的厉害,你想瞒也瞒不住了。”朝他扔了个白眼后还是不忍心道,“我现在用药调理也没什么效果,你干脆和他们坦白了。”



“不行。”童战摇摇头,“我如果告诉他们了,他们肯定会为这事操心。我不想因为自己的事让大家担心。”



“让你要怎么办?”隐修撇嘴问他。



“我这几天回水月洞天好了。比在外头安心一点。”



“唉。”隐修叹了口气,不再说什么。



“他们处理完事情该要回来了。”童战透过窗棂看外面天色。



御剑山庄的事情安定后,童心同天奇告辞,月芽愿留下帮衬天奇,天奇让她不必操心,却被她一把反驳。月芽看着天奇那疲惫的脸,心里也不舒服,“多一个人多一个帮手,你现在也没什么精力,万一出了什么事,我留在这里也好应对。”天奇见她恳切,又是一番好意便不再拒绝。




辞了天奇和月芽二人,童心与童博驾马而归。“大哥,”童博闻言看他,“到家后这香味的事就不要再提了。”



“为什么啊?”



“没为什么,总之就是不能再提。”



“哦。”童博应了一声。



阴沉昏暗的石室内,一玄衣男子正端着一茶杯很是雅致地喝着,专注于茶杯连头也不抬,“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主子放心,都办好了。”身前不远处的女子垂首而立,脆生生的声音荡在屋里格外明朗。



“很好。”隐约的火光映射在男子脸上,一张阴骘的俊颜也随着看不清神色,只依稀见他勾起唇角,语气清扬也应了那依稀模样。“接下来该怎么做,你知道吧?”




“属下知道。”



男子挥了挥手,不再言语细细品茶。那女子随他动作倏忽不见了踪影。



童博二人到了龙泽山庄后天色渐晚,因着事情放下一路上便悠悠而行,此刻走在通往庄内的小径上也不慌不忙。



“隐修你怎么在这里拔草?”两人在路边看见一个白色身影蹲着,细细瞧去便认出了是隐修。



隐修闻言一脸怨念地抬头看他们,“我这是养草不是拔草,和它们进行交流。”



“交流什么?”童心见隐修这样,心情不觉便好了许多,挑唇而笑。



隐修生无可恋地指了指厨房,“豆豆去门家了,尹姑娘也不在。”



“所以?”童心挑眉。



“童战脑子估计被童博传染了,一个劲抽筋,拉我去厨房忙活。说什么放松一下,没下过厨,给你们煮顿饭试试。结果嫌我碍手碍脚把我赶出来。”隐修愤愤地看着那些草。



童心摇摇头,迈步向厨房走去。到了里头就见童战正站着满意地看向桌台。



“二哥。”“童战!”闻言看向二人,微微一笑,“你们回来的刚好。”



“看起来不错。”童心走过去,看着桌台上那看得过去的菜,也扬起一笑。



童战正要回他话,突然觉得脸上一热,回头去看就见自家大哥笑嘻嘻地看自己,“你看你这么不注意,脸上都沾黑了。”童博伸出两根手指向他摆摆。童战恍若隔世,面前的大哥就好像曾经的那个大哥。眼中似有温热,立马转了头不去看他,脸上也越发红润起来。



“我们去吃饭吧。”童心见状上前几步握了握童战的手,见他含笑点头便率先端了碟子出去。



童博也帮忙端了两碟出去,顺带冲着隐修的方向喊道,“隐修!别拔草了!吃饭了!”



“我说了我这是养草不是拔草!”









评论(6)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