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曰归

抱歉,食言了。江湖再见,有缘即可相遇。

醉中江湖 一



第一章





天明带着此时眼中脑子错乱的项少羽回村,一路上自然也不会闲着。“少羽,你真的不记得事啦?”项羽踢着路上的石子,一时没注意力道将石子踢远便也不去管它,转头看向周遭的风景,听到天明的话下意识往他那一撇,撇见他朝自己呆愣样的傻笑后便收回了视线。“我不记得那些事了,我只记得人。”他还不习惯再次和天明接触,而且是那时那样要好的情形下的天明,甚至有点下意识的抵触。项羽听着天明一路上的长篇大论,就好像他有用不完的精力一样,可无论天明说些什么,项羽也无法去向着他的话思考,现在项羽的脑子里乱的很,他不知自己到底该怎么去应对眼前将要发生的一切,他开始对曾经的项少羽模糊不清。



“诶少羽,我跟你说啊,我们这个村叫做墨恭村(墨家与非攻),里面呢有好多好多好人,有月儿,大叔,小高,小跖,大铁锤,班老头,老欺负我的坏女人还有那个怪女人。对了,怪女人应该可以治好你。还有,我和你啊其实原本都不是墨恭村的人,我呢是我爹托给大叔的,大叔带我来到这里,你呢也是你叔父托过来的,我们是结义的好兄弟。我荆天明是你一辈子的好大哥,你是我一辈子的好小弟……”“打住!”天明越说越起劲,倒有些要把他们这些日子所经历的事都说个遍的势头,而项羽本打算由他讲去,自己也好知道关于这个世界的事,谁料项羽听到这忍不下去由他高谈阔论,“我真是你小弟?你真是我大哥?”项羽眯起了眼睛,嘴角噙着一丝微笑,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着天明。



“那……那还能有假……哈哈哈……大哥怎么会骗你呢,”天明一手牵着马,另一手顺势搭上项羽的肩,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又活跃起来,继续眉飞色舞地讲了起来。项羽也不深究,只抱着手任由他去。



两人走了约莫半个时辰才到了墨恭村的村头,远远看见村名屹立在前,项羽心中暗道,果然不论在哪,天明这小子永远都这么闹腾,足足走了半个时辰才到,也不知道是跑出去多远。两人大步向前走去,天明遇见朝村外去的李二打了声招呼,“李叔,这是去哪啊?”“哟,天明和少羽啊,我去拾点柴去,你们这是偷溜着去骑马啊?”说完朝他们挤了挤眉眼,李二生的粗眉小眼,这一动作倒显得滑稽,他不待天明打着哈哈反驳便挥了挥手走开。项羽本不想掺和这种熟人间的寒暄,听见李二的话却突然身子一震,待人走后才悠悠转过头去朝天明一剑幽怨道,“我们为什么不骑马回来……”语气拉的稍长,最后似只能在项羽的牙根听到尾音。“对啊,我们为什么不骑马回来呢。”天明挠了挠头,自己嘿嘿笑了几声,连眼睛都成了一条缝。项羽只觉得年少的自己一定也多次被天明带着做些蠢事。所以我有的时候看起来蠢完全是因为当初被荆天明带的啊,项羽默默念着。



项羽同天明走着,待走近了他们落户的宅院就看见树枝上躺着跷着脚乘凉的盗跖,石桌边坐着的雪女高渐离,一旁把弄着物什的班大师和帮忙的大铁锤,廊下擦剑的盖聂和刚端着一盆水准备倒在地上的端木蓉,项羽只见着这些景象便顿时心里如浪涌涛翻,一阵阵的,击得心绪混乱情感四蹿,最后竟然感觉隐隐约约泛着恶心。他是没有眼泪的人了,也不会为事感动,况且眼前的景事根本就不会为他感动。那自己到底究竟是为了什么,难不成是你吗项少羽。



“哎哟,你们可算回来了,盖聂那个家伙都快憋不住了,我就说不用担心,你们俩肯定乖乖回来的。”盗跖跳下树枝,戏谑地说,“来来来,跟我说说,你们发生了什么事。”
天明本来还苦恼少羽的事该怎么说,结果被盗跖这么一引,一时嘴快,“少羽他摔下马了,脑子都不清醒了。”项羽刚要驳他的话,一个“谁说”到了嘴边硬生生吞下了喉,只听众人开始声讨起天明,自己本应也在这被声讨的名单中,奈何受伤这一挡箭牌做好了防护的本分,他只能憋着笑看着天明被数落的像只受了委屈的小狗,头越来越低。正快要憋不住时,一双纤细的腿进入自己的视线,仰头瞧见端木蓉站在自己身前,“跟我进屋,让我看看。”冷清平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但项羽知道,这其中富含了怎样关怀的情绪。



端木蓉细心地给他检查了一遍伤处,该包扎的包扎,该涂药的涂药,但到了天明口中脑子不清楚这一部分,她才轻微叹了口气,“身子没什么大碍,我也确定你并非失忆,看来只是受了刺激让你忘了一些事情。”她说完回过头去整理物品,“少跟天明胡闹。”末了便走出屋外。项羽本想躺下好好休息一下,不料盖聂推门进来,看了他几眼面无表情道,“你没事就好,我会好好教育天明的。”这盖聂和端木蓉还真该是天生一对,都这么冷冰冰的。项羽目送盖聂离开,心里想着。随后又进来满嘴跑火车的盗跖不停地说着话,像极了刚刚一路上的天明,还有带着吃食问候的雪女高渐离,大铁锤班大师,这样下来项羽睡意全无,他本以为自己会因此恼怒谁料自己反倒出奇的平静,心里也舒服极了。项少羽……项羽望着屋顶的木板想着少年时的自己,竟也沉沉睡去。



项羽梦见了从前的一切,与墨家对抗秦国的点滴,与天明他们共同为苍生奋斗的事情,一切一切仿佛就在眼前,他莫名有了一种想法,如果再来一次该多好,回到自己还是项少羽的时候,那时候虽然危险,稍不留神就可能丢了性命,但日子充实,知道自己和一大群人有着共同目标为芸芸众生做着正义的事。猛然间醒来,仿若五感俱失,浑浑噩噩的好像世间只剩自己一个,脑子乱的很,不断有记忆冲击自己。等意识清晰时,项羽看着眼前的事物,透过窗子看见窗外的景致,呆愣着,然后一瞬间似被打通任督二脉,整个人清醒起来。项少羽……



才晃神一会就隔着门听到天明的声音,但其中似还有一少女清脆甜蜜的声音,待来人推开房门,露出那张少女特有的可爱脸蛋后,那声音更清晰了,“少羽你好些了吗?我刚刚去帮蓉姐姐到镇上买药回来才知道你出事了。”“嘿嘿你看他这不好好坐着嘛,我都说他好多了。不信你问他你叫什么。”天明朝项少羽挤了挤眼,嘴上还做着“月儿”的嘴型,生怕少羽出了岔子。
少羽无奈地看着天明,然后也笑笑,“月儿你放心,我好多了。”高月听他这样说显然放心了许多,正要说些什么却被天明打断。“诶,月儿,你刚刚和大叔他们说了什么啊?我看他们好像有点像发生了大事的样子。”



“这个……”少女似乎有点犹豫,抿了抿唇后还是下定决心说出,“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我去镇里给蓉姐姐买药的时候听到一些消息,说是镇里的一些去了桐渝城做工的女子最近都和家里断了联系,原本我想兴许是什么意外所以才来不及联系,后来回到村里听到王叔和陈叔的话才知道,原来我们村的阿珍也和王叔断了联系。我觉得事情不对,才回来和蓉姐姐她们说这事,谁知道后脚王叔就拜托我们去桐渝找找阿珍。”



三人一时无话,都陷入了各自的思索。突然一声音打破了屋子的沉寂,“要不我们跟大叔他们商量,让我们去找阿珍?”天明挑了眉,轻声试探着。“那可不行。”“我看不错。”高月和少羽的声音同时响起。天明一听“耶”了一声,“月儿你看,二对一”慢慢又收回了雀跃,转而小心翼翼的问,“月儿,你看行不行啊,少羽也想去,要是你也去的话,大叔他们可能会心软一点,让我们去。”高月看着天明一双像极了小狗恳求主人的眼睛瞪大着,又看了看少羽一副真挚的表情,深思自己心中的想法,用那淌过清泉的声音道,“好。”三人相视一笑。



下了决心后的三人来到众人面前,试探着说出了他们的决定,不出意料遭到了反对。“不行!你们都还只是孩子!”端木蓉原本鲜少有表情的脸上显露出难得的严肃神情,高渐离也冷着一张脸附和着,“这些事情你们不用管。”倒是天明口中的坏女人雪女柔声道,“你们要是想去玩,我们可以带着你们去。但是这件事可不能让你们单独去。毕竟说不准的事,可不一定会发生什么。”



在众人的反对声中,悠然响起“我同意”三个字,盗跖插着腰看着面前的三个孩子,稍弯下身和他们笑笑后又站正道,“我觉得他们也该历练一下。毕竟像他们这么大时我们也都开始闯荡江湖了,我们现在安稳下来了,可不代表要剥夺他们出去见识的权利。我看这事行,让他们闯闯。”大铁锤拍了拍天明和少羽的肩,“我也觉得可以,我们留个办法,让他们万一有了棘手的事可以通知我们,这样就可以放心了。”



众人一时便争执起来,但见盖聂朝三人缓缓走来,无比严肃的看着天明,天明也回以严肃的眼神,“你们到了那先去找一个叫崔举的人,他是我的旧识,可以帮助你们。”然后转过身进屋。众人被盖聂此举惊得不知所措,争辩声早已停止。良久只见高渐离冷冷看了他们一眼,站立了良久后转身进屋,“小高他就是这样,放心吧,你们就去吧。”盗跖了然于胸,拨了拨头发笑道。“你们如果有麻烦,一定要想办法告诉我们。”雪女说完撇了一眼里屋,“这也是小高要说的。”



端木蓉皱着眉头许久不语,随后走向里屋,不一会又出来,手里拿着一不知是什么东西的瓶子,“这是救急的药,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用。”然后抚了月儿,温柔的对着月儿笑笑,语气里却满是担忧,“你们两个一定要照顾好月儿。”一旁的班大师神秘的拿了一物什出来,在三人面前晃晃,“这是信号弹,不管在哪我们都能收到,你们要拿好。”几人站着却也不知要如何,一时间不舍的情感围绕在他们身边。



“快去收拾东西吧。”盗跖好像用了极大的力气转换成轻松的语气说道,尾音都不似平常那样抓不着,反倒飘落在地,仿若能手握其中,与刚才同意三人前往桐渝的他判若两人。三人收拾东西,最后拜别了大家。月儿含着泪向他们挥手,天明偏头看月儿,手不知往哪放,最终轻轻抚了月儿的背。他们牵着马向村外走去,半晌少羽回头看着村口伫立的村名在他视线中显得越来越小,最后甚至一丁点也看不见,心中想,就去做做当初无法做的事吧。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