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曰归

再会。

【博战】挽湖月 一






cp:童博×童战





剧情被我吞了,所以大概是不怎么经得起推敲的,就是纯粹谈谈恋爱。

设定是ABO世界观,沿用一握灰太太的设定:

乾元=alpha,坤泽=omega,中庸=beta
标记=颛印,情热=合欢汐讯,腺体=坤脉,内腔=坤腔

注定是一篇不怎么ABO的ABO,毕竟开脑洞一时爽……





第一章




春秋六载变换,岁月将人身上所有的热情磨平,等待换来的又是什么?到头来白白消磨时光罢了。



木窗“吱呀”一声被推开,寒风自屋外涌动进来,风声在这十分安静的屋子里响起,显得突兀至极。桌前的人那本扶着额的手缓缓垂下,睁开眼睛茫然的看着四周,不一会儿又清明起来。



童战摇摇头,心里头直苦笑,暗道自己越来越松懈了,这一会功夫便睡着了。正想着,忽的传来拍门声。“喂,童战!童战呐!你在不在啊?啊?再不开门我就走了!”隐修那嗓门是生怕别人听不见,一声比一声的拔高。



“好了别喊了。”童战打开房门,无奈地看着眼前花白胡子的健气老人,语罢又略微侧过身让出一条过道。



“我说你,怎么像我来缠你一样。你要不想管,那我还懒得管呢。”隐修进了屋,将手里端着的药碗放在桌上,大大方方插着手坐下,然后转过头看向关了门正朝他走来的童战。“我说了你现在身子不稳定,不稳定,你自己不上心,还得我隔三差五来找你,你看看你,你说你这族长当的太不以身作则了!”顺着童战坐下的动作愤愤的看他。



“以身作则喝药啊?”童战睁大了眼睛看他,本该是凶悍的眼神却只透着唬人般的调侃,生怕隐修再继续唠叨便将药碗端起一饮而尽。



隐修放下插着的手,上前握住童战的手替他把脉,侧着头上瞟着眼又左右转了一圈才松开,颇为郑重道,“好一点了。”然后又伸手点点童战的额头,见他被自己点得向后移了些许才收手,“时间要到了你知不知道啊?还要我提醒啊?啧,你这事情我记得比你还清楚。”煞有其事地瞪瞪童战又露出十分嫌弃的眼神。



童战暗笑隐修这多年如一日的老顽童个性,拉着调子回他,“我记着呢,你放心好了。”



一时间静了下来,良久才响起隐修的声音,似是不好意思般讪讪开口,言语里还带有试探意味,“要不你找个人?”



“找谁?找什么人?”几乎是下意识回应他,语罢才知晓对方意思,莫名羞赧,脸上热了几分却不知为什么平添一股烦躁感,极力压制这没由来的烦躁,才闷声道,“有什么好找的。”



“怎么就没什么好找的?你看这什么什么武林?里头不得有多少乾元,大不了……大不了翻翻古卷,再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把尹姑娘变成乾元。实在不行还有童博童心——哎哟你拉我干什么,别推别推一把老骨头的,我自己会走,”童战将隐修推出屋外,又猛地关上房门,身子背对屋外将房门压着,门外依旧响着隐修不死心的声音,“我看尹庄主也挺好的。”



“你乱说什么!”觉着自己声音过高便柔下语气,心里头的焦躁几近喷涌,“我看你是越来越老糊涂了,想到哪里去了,趁早回去歇着吧。”不再理会隐修的喋语,心想反正他说够了自然就会回去,便又坐回桌前,手按了按头,最后愣神看着眼前。



多久了?前前后后也有三年了吧?这两年来不习惯的都习惯了,更何况曾经的那些埋怨,那些不甘和悔恨。只一味安慰自己,说是天意如此,到最后也不过化为叹息。本是无意间的事,谁能料到自己从中庸变成坤泽,更何况这样的事让大家知道少不了有波澜,所以两年过去了只有自己和隐修两人知道。也十足十地叮嘱隐修千万不能将事情透露半分。



童战自嘲笑笑,想来也没什么。天雪不在人世,之前在见到月芽所扮的天雪后那种种担忧,最后也无非和天雪的担忧交缠在一起,仅剩情感的寄托,所有没有坦白的一切都已没必要坦白。现在自己孑然一身,又何必去找所谓的伴侣,一个人又能怎样。自己到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取代了心中那一腔热烈。过去的一切也终化为平淡。又或无非是担心自己担不起族长的责任,可这么多日子自己不还是撑过来了么?除了麻烦点,看来确是无所影响。



起身关上被风吹开的窗户,又回身吹灭了烛光,最后和衣躺下,让自己不做他想。



“什么人!”山庄内突然响起豆豆的怒斥。本就浅薄的睡意瞬间消散,童战翻身坐起,霎时间人已在屋外,看见一人影晃过,便径直追去。



“站住!”童战一路跟着那黑衣人奔过,来到龙泽山庄外的树林中,谁料这一声“站住”倒真让那人停住了脚步。



“你是什么人?为何夜闯龙泽山庄?”童战也站定,眼神凌厉地直视那人。对方仍旧一言不发,正待童战要上前逼问时却突然洒出一把粉末。闪避间,已不见踪影。
身后响起匆忙的脚步声和在空中腾窜的声音。“童战,刚刚那是什么人?”豆豆几步向前靠近他,脸上满是急切与紧张。童战摇了摇头,对着自己大哥那关切的目光抿抿嘴,“先睡吧。”三人便动身回龙泽山庄。



这一夜看来终是无眠。童战回房躺下后始终无法入睡,翻来覆去最后作罢,点了烛火坐在桌前。



自从大哥和童心回来,幽冥剑一事告终后,大家也归于平静。尹天奇重新打理起御剑山庄,自己也和大家重回水月洞天,本来事情该往安定方向发展,谁能想到麻烦是尽了力缠身的。



武林突现大事,御剑山庄没有理由不去理会,尹天奇本想自己一个人全权把事情办好,给武林一个交代。谁能料到事情如此棘手,一时间毫无头绪,情急之下向水月洞天求助。月芽本着不想麻烦众人的心思想要独自前往帮衬,可水月洞天也卷入其中……



童战揉了揉眉心,注视着眼前的烛火。连续几日水月洞天外都被人有心放置了武林中人的尸首,无血无伤,也没有中毒的迹象,六大长老设法查清死因也全无后续,最后也只猜想是被吸食了精魄至此。天奇道说最近武林频频有能人高手失踪。这些事情揉在一起,竟也无半点头绪。



一夜无眠,天才微亮时童战便出了房门,想着自己无事可做,便四下兜转。



“月芽?”他看见女子向后厨走去,轻声唤了她。女子闻声转头看他,面上不掩惊诧神色。



“你怎么起这么早?”月芽向他走来,站定在他身前问到。



“睡不好便起来了。”



“怎么不叫隐修开点安神的药?”女子颇有些担心道。
童战淡淡一笑,“这点事都要麻烦他,他现在脾气是越发见长了,肯定又要说个不停。”略微的调笑语气和缓了女子的担忧,月芽知他性子,便回他“那你自己注意休息。”



“你呢?起这么早?”童战见她此刻扬了扬下巴指向后厨心下知晓,便和她点了点头不做打扰,谁知刚扭身走了几步又被女子叫住。



“对了,我想起一事。天奇同我说今日御剑山庄有议会,就为这些日子的事同武林各大家商量对策。”女子人已一只脚在后厨内,半回了身看他,显然是才想起这事,大抵是觉着对他们有所帮助。



“我同你一起去。”童战转过身看她郑重道。两人相互点头致意这才各自行事。



御剑山庄外的马车是一辆接着一辆,待客的小厮险些错
不开手,最后还麻烦了几个铁卫队的人来帮忙。若是对武林稍有了解的人也不免感叹。这些人从五湖四海而来,短短几日御剑山庄几乎包揽了整个武林。



童战和月芽骑马而来,下了马后让小厮将马引至御剑山庄的马厩,再谢过预要带路的小厮,径直朝庄内走去。
甫一进庄,童战就暗道不好。虽然自己先前早有预料,服了抵抑合欢汐讯的药,但此刻众多乾元混杂在一起的气息还是让他措手不及。是自己失策了,没料到会来这么多的人,而且武林各中强者几近全达。童战心下频频叹息,自己不该来的,不管是童心还是大哥都会比自己更适合这场议会。



尹天奇得知童战和月芽到来,百忙之中抽身来见他们。
“月芽,童战。”尹天奇尽管疲惫,但仍对他们笑笑。



“哥。”月芽本迟疑着,见尹天奇热情呼唤和那温和的笑容,终是喊出了这一声近似呢喃的音节。那时尹天奇对她说,自己不会把她当成天雪,但仍愿意与她相伴为亲,他始终都乐意成为她的哥哥。



尹天奇听见月芽唤自己,笑意更深,那疲惫也淡了许多。“天奇。”童战回应他,伸手拍了拍他的肩,一切尽在不言中。



“我其实也意外会来这么多人。”尹天奇带着他们向那庭院走去。花厅容不下这么多人,只得寻了庭院辟做临时的会场。“偌大的御剑山庄,倒也有让我嫌小的一天。”尹天奇颇有些自嘲到。



“我以为只有这遭了事,没想到竟然涉及如此之远。”童战蹙眉凝视左右来往的人,“这事不好办。”



“确实如此,我苦查多日全无线索,就连头绪也半分没有。”尹天奇脸上是再也掩不住的担忧,月芽见状伸手揉了揉他的肩,神色温柔地朝他一笑。尹天奇会意,将手覆于她手上。



“你不必陪我们了。还有那么多的事需要你操心。”尹天奇将他们带到庭院后寻了一处稍为偏僻的地方让他们坐下休息,正要再陪他们却听童战道,“我们对御剑山庄也熟的很,你不必担心。”尹天奇于是拜别了他们,匆匆向别处赶去。



尹天奇走后,两人只呆坐在那,一时间沉默得很。良久月芽见童战突然起身,双眉紧蹙。“怎么了?”她着急地问到。



“没什么,我觉得有点闷,想要去别处走走。”童战显然有些恍惚,直到月芽出声问他才猛地唤回了神。



“那你去吧。这里是不用急的。”童战点点头,匆匆离去。



自己方才确实是不能再这么坐下去了,如今也不知道要如何是好。童战快步走了许久,直到见不着人影涌动才慢下步子,再抬头向四处看去,认出身处之地为御剑山庄的后院。寻了一处石桌椅坐下,深深呼吸了几次,待气息平复才从怀中拿出一瓷瓶。



回去少不得要被隐修唠叨了。童战苦笑,倒出瓶中药丸吞下。正闭目缓神间,听见细小又极为突兀的声响,霎时睁眼却见一人影闪过,来不及细想便追上去。这人的身形看起来像极了昨晚的那人。



一路上追的紧,没有留意四周景象,发觉那人身影移动渐慢,便观察起周边来。这是……断魂林!童战心中已下定论,却见那人停了动作,负手背对自己,放眼看去,只觉这人自是傲然。



“不知阁下是何人,夜闯龙泽山庄,如今又到访御剑山庄。”童战随他动作而停,朗声而言。



那人却一言不发,挺了挺头,信然转过身,扯下蒙住脸的黑色面巾,嘴角勾起一笑,倏的又跃动离去。
童战愣在原地,丝毫没有要再追逐的意思。



赵云?怎么会是赵云?








评论(6)

热度(36)

  1. 天兰殷曰归 转载了此文字